Oblues
這里有關于布魯斯音樂的一切!

The_Best_of_Joe_Satriani:Joe講述與分析自己的作品

吉他譜圖例
吉他音樂可以用三種方式記錄:五線譜、六線譜、節奏型譜。
節奏型譜寫在譜子上方,代表彈奏的節奏,斜線表示和弦,圓點符號表示單音。
五線譜記錄了調性、節奏,用小節線分隔,字母表中的前七個字母代表七種不同的調。布魯斯音樂網
六線譜表示吉他指板圖,每條線表示一根弦,數字表示第幾品。
下圖是一些吉他彈奏技巧。

此處缺兩頁本書內容介紹部分。

本教材的鼓部分是用Alesis HR-16鼓機完成,貝斯用Yamaha BBN411貝斯演奏,所有的吉他、貝斯和鼓使用Otari DTR-8S DAT 錄音機混音。
感謝公司及幾位朋友。
SATRIANI的寫作過程
在1988年2月吉他手雜志發表的Jas Obrecht對joe的一篇采訪中,Joe Satriani試圖闡述他將要發表的專輯(Surfing with the Alien)所表達的內容和音樂類型。他是這樣描述的:
Satriani:“從狂噪的節奏到人們的祝福,布魯斯音樂網從對西方心理的玩笑到可怕的金屬慢板,從鎮定的大腦到熱切的心,從充滿幻想的雙手技巧到踏板哇音,和金屬蟲所有可能使用的東西!”
(吉他手)
Joe的創作靈感來自于一些有趣的小方法。他使用的一些不常用的方法產生了不尋常的聲音和Joe非常著名的催眠效果的聲音。歌曲的動機大多數來自于Joe的沒有邊際的暇想。一些來自于一段長時間的思考,或者一段電視中的畫面閃現。許多創作靈感是在看了一部奇怪的電影,讀了一本奇特的書之后。有時,他會用一些積累的素材表達一種特定的情緒或感情。咖啡因能促進Joe的思考,所以他經常會喝無數懷咖啡,作為刺激創作的飲品,但是有時卻一懷也不用喝。
此外,Joe認為持續的練習和錄音才是保持他創作火花最重要的。平均每天三到四小時的練習。這能使創作的閘門總是開著。當他錄下了一首歌的基本的動機后,Joe通常會在一個鼓機上編寫一個最基本的鼓部分,按下重放鍵,所有樂器(吉他,貝斯和,鼓,鍵盤,等等)都使用最基本的音色,然后開始工作。這樣可以防止他創作的音樂專注在一件樂器的音色上,也布魯斯音樂網可以防止作出的東西是現在普遍流行的東西,這些可能是他第二天就討厭的。保持所有的元素都是最基本的,這樣的開始能使Joe專注于歌曲本身。同時,他也會保存所有的錄音副本,因為這些包含了最初的創作動機和亮點。

連奏(LEGATO)
下面是一條連奏練習同Satriani使用的一些旋律很相似。連奏是演奏一段流暢的沒有任何停頓音符。在譜中典型的表示為一條曲線,出現在音符的上方或下方。這項技巧要求左手通過的一系列擊弦,勾弦,滑音連接音符,同時撥片的運動幅度盡可能的小。
為了干凈地演奏Satriani的連奏樂句,精練的左手基本功是必須的。你必須確定你的左手的運動是最有效率的。對于初學者下面的一些方法能布魯斯音樂網使你過大的運動幅度降到最小:
l 保持手腕和前臂伸直。
l 保持手掌與指板平行,并且近到幾乎接觸到指板。
l 在僅靠品的地方用指尖按弦。
l 左手的每個手指應與品平行。
l 當某個的手指不彈奏音符時,保持和指板的距離最近。
l 當上行(擊弦)時,在上個音符彈完后,以最快的速度移開手指來做好向下擊弦的準備。
l 當下行(勾弦)時,讓手指預先放在勾弦后所發出音符的品上。
下一步就是結合上面的方法練習連奏技巧DD擊弦,勾弦和滑音。下面深入講述前面提到的每一項技巧,和如何有效的運用。

擊弦
當處理擊弦(上行連奏技巧)時,首先用左手的一個手指按弦用撥片撥弦,彈奏完第一個音符后,用左手另一個手指擊同一根弦,發出擊弦品位的音符。注意要有足夠的力量,這樣才能聽起來同前面音符的音量一樣大。當彈奏結合撥片撥弦,擊弦,勾弦和滑音的音符時,保持一樣的音量是非布魯斯音樂網常重要的。這樣才能使聽眾聽到一段不間斷的,穩定的旋律。
勾弦
當處理勾弦(下行連奏技巧)時,首先用左手按在所有要發音的音符的品上,用撥片彈奏第一個音符,然后輕微向下推弦(不這樣無法發音),然后手指從弦上迅速移開。這個推放的動作發出第二個音。當使用這種技巧時,最重要的是手指推弦時不要碰到相鄰的高音弦,發出不希望的噪音。
滑音
在滑音技巧中,第一個音符是用撥片彈出的,然后迅速滑到相應的品上發出第二個音,整個過程中手指要保持對指板的壓力。在記譜時用短斜線表示滑音。向下的斜線表示下行,向上的斜線表示上行。有時在表示連奏滑音時,在音符的上方還畫上一條曲線。
試著做下面的練習。該練習在吉他的六根弦上運用到了前面講述的三種技巧。

不是這個地球(NOT OF THIS EARTH)專輯
1984年離開正方形樂隊(Squares)后,Joe Satriani毅然承擔了整張器樂獨奏專輯的制作費用。在1985年的一月到四月,在制作人John Cuniberti的充滿熱情的耳朵下,Joe演奏了所有的吉他,貝斯,鼓,鍵盤和鼓機部分(前Squares成員,Jeff Campitelli,演奏了一小段鼓),專輯最終定名為Not of This Earth(注:當Joe在高中的時候,他和他的伙伴看了聲名狼藉的科幻電影Not of This EarthDD他們甚至說著電影中的對白來扮演片中的角色)。
到了1985年六月(107個小時的錄音室工作后),Not of This Earth在縮混時,Joe正在考慮是否懇求唱片公司不要阻撓專輯的制作。大約這個時候歌手/吉他演奏家Greg Kihn邀請他參加Greg Kihn樂隊新專布魯斯音樂網輯,愛、搖滾(Love&Rock&Roll)的錄制,并參加巡演。為了擺脫因制作Not of This Earth而欠下的巨額債務,Satriani高興地接受了。
在去Greg Kihn樂隊前,Joe把Not of This Earth的一些拷貝給了他的朋友們,其中一位是他的密友和前學生Steve Vai。1985年的Steve Vai已經在Frank Zappa樂隊演奏好幾年了(從他19歲時),錄制并發表了幾張獨奏專輯(Flex-Able和Flex-Able leftovers),并且作為Yngwie Malmsteen的代替者在Alcatrazz樂隊。同時,他也贏得了幾家唱片公司經理的高度贊賞。Vai把Not of This Earth的一份拷貝給了Relativity唱片公司的Cliff Culteri,Culteri匆匆聽過后,1986年11月,Relativity唱片公司發行了Not of This Earth并且簽下了Satriani。不久,在斯堪的那維亞,同貝斯演奏家Jonas Hellborg和鼓手Danny Gottleib合作的巡演過程中,Joe找到了自己的音樂感覺。

NOT OF THIS EARTH 作者Joe Satriani
這首歌是運用軸心調(pitch axis)理論創作的非常好的例子DD這些和聲知識是Joe從他的高中音樂老師,Bill Wescott,那里學來的。“軸心調(pitch axis)”是一個中心基調,作用是作為它的平行調式音階的持續低音。(說的什么?!原文)想像一位貝斯手在低音E弦上演奏,他或她正在演奏某種E調(E大調或E小調)。另一件和聲樂器(比如吉他)演奏不同的E大調或E小調(例如不同的調式音階),調式依賴于吉他手所彈奏的是哪種和弦。
在“Not of This Earth”中,Joe基于Gtr.1(節奏型Fig.1)的四小節和弦進行所演奏的旋律使用了不同的調式音階。這個伴奏型包含了Emaj7/6,Em7b6,和E7sus4和弦,巧妙地避開了決定調式的音,如#4,E7sus4和弦的大三度音。這樣使和聲在調中的位置很不明確。
Joe在這樣的和弦轉換中使用了三種不同的調式音階:基于Emaj7/6的E Lydian音階 (E-F#-G#-A#-B#-C#-D#),基于Em7b6的E Aeolian音階(E-F#-G-A-B-C-D)和基于E7sus4的E Mixolydian音階(E-F#-G#-A-B-C#-D)。在這個例子中他使用了E作為軸心調,圍繞軸心調的三種不同的調式音階。通過“Not of This Earth”,Joe開發了一種“自由調式”,這些構造了這首歌的中心主題和吉他solo部分。其他的運用軸心調概念的歌曲有“Satch Boogie”(間奏部分)和“Always with Me,布魯斯音樂網Always with You”。
Figure 1-中心主題
這段是Joe運用各種前面提到的各種調式音階DDE Lydian,E Aeolian和E Mixolydian。這段快速連奏是Joe豐富演奏技巧的非常好的例子。在頭腦中牢記著前面學習關于連奏的各種技術要素,然后開始練習。
節奏型Rhy.Fig.1(Gtr.1)是這首歌的和聲內容,完全是重復根音E。在結束部分(16小節),Joe改為運用了一段基于F#m7和弦(F#-A-C#-E)的下行琶音。這種幾乎是單音符到單音符轉換進行(僅在不同調中),我們將在本書的以后部分來學習DD“Memories”(17-18小節),“Crushing Day”(31-35小節)。
RUBINA 作者Joe Satriani
“Rubina”是Joe的妻子,毫無疑問她是這段美麗音樂的靈感來源。這首歌是Joe少數幾首嚴格運用大調-G大調(G-A-B-C-D-E-F#)的歌曲之一。在以后的專輯,與外星人沖浪Surfing with the Alien(1987)的“Always wih Me,Aways with You”中,Joe同樣使用了豐富的大調音階構成強有力的旋律。

Figure 1-吉他solo
“Rubina”的solo,不但是全世界的吉他狂人最喜歡的一段solo,還是Satriani的前學生,Steve Vai,個人最喜歡的solo。當Satriani第一次坐下來聽著這首歌基本的伴奏音軌,他好像怎么也無法離開G(4弦5布魯斯音樂網品)和A(4弦7品)這兩個音符。毫無疑問,Joe需要的是一個偉大的開始點,然后記錄下這段24小節的即興演奏。
憑直覺彈奏的切分音顯示了Joe這段solo的即興演奏特色。這個微妙的節奏轉變,打破了標準的16分音符,使音樂有了呼吸上的停頓(3到8節,11到12小節,16到17小節,等等)。DD這樣的變化構成了所有樂器演奏家彈出的最有味道的solo。
不要讓上面的一段騙了你。在大多數Joe的經典旋律中,他只不過完全運用一系列的連奏,將它們用在恰當的地方而已。在9-10小節,Joe使用了一個在7把位的B小調五聲音階(B-D-E-F#-A)。在G-Em的和聲進行中使用B小調五聲音階是一個有趣的安排。因為出現了不尋常的音階音(要特別注意F#),這個音是傳統五聲音階應當盡力避免的[注:在這個調上更傳統的五聲音階應該是G大調五聲音階(G-A-B-D-E)或者是E小調五聲音階(構成音完全一樣,只是從E開始:E-G-A-B-D)]。在這里Joe按照4度和5度音程關系從高音弦向低音弦轉換,同時中間用到滑音技巧。在與外星人沖浪Surfing wit the Alien專輯的“Circles”中(Fig2,27-28小節)同樣用到了這種方式的轉換。
在18小節中,Joe在1到4弦上運用了一個大約兩個八度的螺旋式的下行。要注意每組音(大約每三個音符一組)是怎樣轉換的,這樣使他能在一根弦上彈出更多的音符,并且能使左手在指板上獲得更大的移動空間。

MEMORIES 作者Joe Satriani
Joe Satrani總是說他的目標是在自己的歌中編寫的solo能像Jimi Henrix在“Machine Gun”和“Voodoo Chile”中的solo一樣,具有非常強烈的旋律性和生動的效果。在完成“Memories”后,Satriani充滿成就感地離開了錄音室,為他自己創造出了如些美妙的旋律而驕傲。然而,他仍然認為Hendrix的演奏代表了吉他藝術的最高水準,并且希望自己有一天能接近這一水平。
Figure 1-吉他solo
經過1-2小節一系列自由的下行滑音之后,Joe運用了一段A小調五聲音階solo(3-4小節:A-C-D-E-G)。這四小節的動機在下一個四小節中被完全地重復(5-8小節),接下來轉為一段六連音速彈(三個音符一組,每拍六個音符)。9-12小節,Joe使用了大量的勾弦,擊弦,彈奏出了A小調自然音階(A-B-C-D-E-F-G)的每一個音符(在不同的八度中)。13小節,到了第8品位時,Joe轉為了一段在一弦(C,D,E三個音)和二弦(B)的六連音連奏。16小節,六連音連奏又轉為16分音符上行,之后轉為D小調。
為了適合17小節開始的轉調,Joe在17-32小節使用了D小調自然音階(D-E-F-G-A-Bb-C)的某些音符。在一段Dm布魯斯音樂網7(D-F-A-C)的琶音下行之后[注:這段同“Not of This Earth”的16小節和“Crushing Day”的31小節,35小節很類似],在19-20小節,Joe放棄了源自D小調五聲音階(D-F-G-A-C)的經典布魯斯樂句規則,在A(2弦10品)和G(3弦12品)之間增加了一個經過音b5(Ab)。21-22小節,Joe依然使用了五聲音階,通過一系列的組合推弦(大于一個全音的推弦)來增加曲子的色彩。
在一段手掌悶音三連音上行之后,Satriani轉為了一段D(3弦7品)和其他高音弦音符的交替彈奏,構成了一個D自然小調音階下行(25小節)。類似的方式在26小節再次出現,只是D出現在了高音弦上。在短暫的回到Satriani的布魯斯旋律之后(27-28小節),接著是兩小節跟在撥片制音后的四分音符構成的樂句。撥片制音是指在彈奏最終音符前用撥片下撥幾根相鄰的低音弦。在這些低音弦上制音從而發出沒有特定音高的音符,為最終的音符增加了鋪墊,同一般的撥片撥弦相比能產生出更加生動的效果[注:在“Circles”的solo(17-18小節)中運用了相同的手法]。在一系列在一弦的擊弦,勾弦,滑音下行之后,Joe用了一個和17小節的Dm7琶音下行非常相似的在Am7的琶音下行(32小節)結束了這段音樂

HORDES OF LOCUSTS 作者Joe Satriani
“Hordes of Locusts”是一首重金屬樂曲,其中用到了強力和弦,撥片刮弦,中東旋律,西塔琴以及手掌人工泛音。甚至有些和聲進行的靈感來自于肖邦和John McLaughlin的音樂。這首歌曲的riff有兩個版本:(1)由多把吉他演奏的最初的錄音室版本。(2)只用一把吉他演奏的版本(這個版本是現場版,收錄在Joe的Dreaming #11 EP專輯中)。

Figure 1-中心riff和主題
這段riff的吉他元素是從無數吉他演奏者彈奏的吉他段落中分離出來的。包括F# Phrygian音階(5-8小節,13-16小節:F#,G,A#,B,C#,D,E)和B Phrygian音階(9-10小節:B,C,D#,E,F#,G,A)[注:在“Circles”的結尾solo部分(33-44小節),Joe同樣使用了B Phrygian音階],還有一些能產生奇異效果的傳統的吉他技巧。
在3小節的撥片刮弦是這首曲子的標志性特色(吉他2)。撥片刮弦沒有什么神奇的,只是用撥片邊緣向下和向上刮第六弦,產生出尖銳的刮弦聲。演奏時注意跟上曲子的拍子,就能成為最吸引人技巧。
不知道你注意到沒有,這段曲子的吉他2的美妙之處在于用來做為制造噪音的樂器。在第7小節(見Fill 1),吉他2在3-6弦的四品和五品是一系列的自然泛音。自然泛音可以出現在任何弦樂器上(吉他,小提琴,豎琴,等等),只要輕觸琴弦特定位置的泛音點,就能發出泛音。記譜時,用一個十字符號代表泛音,有時為了避免混淆而用縮寫“Harm.”注明(另外,“反饋feedback”也用十字符號表示)。為了能發出清晰的泛音需要用食指和中指分別在四、五品處彈奏。
在兩小節的西塔琴演奏后(此處采用電吉他記譜:9-10小節,使用的是清音音色),Joe使用了大量的手掌泛音(11-12小節)。手掌泛音的演奏方法是用右手的外側輕觸琴橋處,同時左手迅速勾弦,勾出四弦的F,E和D三個音符。這樣就能發出尖銳的泛音(如果發不出,說明你的右手和琴弦接觸過多)。當你的左手在彈奏時,右手手掌向著琴頸方向移動,這樣就會產生出不定音高的人工泛音。
Figure 2-中心riff和主題(由一把吉他演奏)
下面一段譜子取自Joe的“Hordes of Locust”的現場演奏版本,收錄在他的Dreaming 11#EP專輯中。這是個很好的例子,顯示了Joe是如何在只有三件樂器(吉他,貝斯和鼓)時,將原本多軌吉他的編排改編為用一把吉他來演奏。
Figure 3-和聲進行
據Joe說,這首曲子中間部分的和聲進行的靈感來自于肖邦和John McLaughlin的音樂。整首曲子大多用了從二弦到四弦的三和弦,好像和使用的根音完全沒有關系。這種多和聲在記譜時,第一個字母表示三和弦,斜線下的字母表示根音。比如第一小節的第四拍,記錄的和弦是F/E,聽起來好像是基于根音E的F大三和弦(F-A-C)。

與外星人沖浪(SURFING WITH THE ALIEN)專輯
1987年10月發表的與外星人沖浪(SURFING WITH THE ALIEN)專輯是Joe Satriani吉他演奏生涯中非常關鍵的一張專輯。這是繼Jeff Beck的There and Back專輯之后又一張進入最佳前40名的專輯,并且很快布魯斯音樂網達到了金唱片銷量(500,000張),然后又到了白金銷量(1,000,000張)。其他獎項包括贏得最佳吉他演奏專輯,和一項葛萊美提名,幾乎所有的吉他雜志封面都是Satriani拿著獎杯的照片,要不就是介紹他的文章。在80年代剩下的幾年里,Joe輕松的超越了其他吉他演奏家而成為了新的吉他英雄。
同Not of This Earth專輯一樣,Satriani 在SURFING WITH THE ALIEN專輯(原本想叫因果之主Lords of KarmaDD專輯中的第八首歌)中擔任了大多數樂器的演奏(吉他,貝斯,鍵盤,打擊樂,鼓機編曲),Jeff Campitelli擔任了一部分鼓的演奏,Bongo Bob Smith擔任了一部分鼓機的編曲工作。Joe委托John Cuniberti擔任制作人。雖然最初的預算費用是$13,000,但是最后的制作費用卻達到了$29,000,遠遠超出了預算。為了減少額處的費用,Joe讓錄音室經理,Sandy Pearlman,在平時修理并調試吉他。
當進行封面設計時,Joe采納了Relativity唱片公司的制作經理,Jim Kozlowski,帶有玩笑性建議,將銀色沖浪者(Silver Surfer)書里面的人物放在了封面上。然后,Kozlowski又建議專輯叫作Surfing with the Alien,因為他在波士頓做DJ時被人們叫作“Silver Surfer”。
專輯發表后,Satriani招募了天才樂手Stuart Hamm和Jonathan Mover充當貝斯手和鼓手開始了Surfing with the Alien 專輯的巡演。在以后的錄音和巡演中Satriani基本保持了這一陣容。

CRUSHING DAY 作者 Joe Satriani
“Crushing Day”中的吉他solo是Joe Satriani所有錄音室唱片中最長的一段solo,長達兩分鐘。在整段solo中,Satriani使用了大量的每根弦彈奏三個音符的五聲音階,刷弦(sweep),顫音搖把,豐富的雙音彈奏,撥片交替彈奏和速度琶音。

Figure 1-中心Riff/主題
這段solo開始是基于開放位置的G小調五聲音階(G-Bb-C-D-F),在三弦和四弦使用擊弦和勾弦(1-8小節)技巧的樂句。注意G音(四弦五品,三弦開放位置)是如何交替彈奏的。然后Satriani轉為在12品處的一個八度內的五聲音階進行,這是五聲音階一根弦上彈奏三個音符的經典例子(9-16小節)。
幾小節的搖滾節奏吉他之后(17-20小節),在21-28這8小節中,Joe重復了第8小節的動機,交替地使用匹克泛音和輕微推弦(1/4的推弦)技巧。在29小節,Joe顯示了他的高超的刷弦(sweep)技術。刷弦是右手技巧,是在彈奏琶音樂句時,用撥片一次快速地撥弦,在每根弦上只彈出一個音符。在29-36小節,Satriani基于G小三和弦(G-Bb-D),F大三和弦(F-A-C),和Dm7(D-F-A-C)使用了刷弦技巧。在六線譜中我們看到,每根弦只彈奏一個音符。由于彈奏一組音符,聽起來像同時發出的聲音(就像掃弦彈奏和弦),所以為了達到正確的效果,需要每個手指分別按弦,而不是同時按弦。換句話說,不要讓每個音符持續發音。當撥片掃到哪根弦時,左手同時按住那根弦。右手的控制是這項技術最重要的因素。當撥片下撥掃出第一個音符后,保持這個動作掃向下一根相布魯斯音樂網鄰的高根弦,用一個流暢的掃弦的動作掃過要彈的每一根弦。對于下行琶音,使用同樣的動作從高音弦到低音弦上撥掃過每一根弦。在這個部分,Satriani接著使用了下行琶音技巧,在以前講過的“Not of This Earth”(16小節)和“Memories”(17-18)小節也用到了這一技巧。
每根弦彈奏三個音符的五聲音階貫穿于37-44小節,Satriani在G小調五聲音階的C和D之間用了一個經過音Db(一弦12品,三弦18品)。為了避免成為G Dorian(G-A-Bb-C-D-E-F)音階,他將E作為經過音使用。注意在每根弦彈奏三個音符的五聲音階中是如何處理相鄰琴弦同度關系的音的,如在這段中出現在40小節的G音(一弦15品和二弦12品)。在45-50小節是一段雙音彈奏和雙推弦,接著是一段15品處的G小調五聲音階構成的不完全標準的布魯斯樂句(49-52小節)。
如果你喜歡速彈,那下面一段就是為你準備的,一段16分音符的G小調自然音階(G-A-Bb-C-D-Eb-F)上行,每四個音符一組。如果你從撥片下撥開始(一直使用撥片交替彈奏),在一個相當慢的速度下練習好幾個小時,那么下面你就不會犯任何錯誤,然后再逐漸提高速度,直到達到Satriani的168拍的速度。如果你想做硬核音樂,那么這類練習應該是你平時經常性的練習。如果你平時做過類似的交替彈奏練習,那么你會很快達到這一速度。使用一個節拍器會幫助你了解進展情況,同時知道當前的速度。一些人甚至在日常練習時作錄音記錄。
在61-64小節,Satriani使用了G自然小調音階的琶音速彈DD基于Eb(Eb-G-Bb),F(F-A-C)和Bb(Bb-D-F)。這段琶音要求在一弦上使用勾弦彈奏最高的兩個音符(這不同于前面遇到的一根弦上彈奏一個音符的刷弦技巧)。

ALWAYS WITH ME,ALWAYS WITH YOU 作者 Joe Satriani
當Satriani一個人坐著,手里拿著一把吉他時,“Always with Me,Always with You”的基本內容出現在了他的頭腦中,旋律就這樣從指間彈奏了出來。然后Satriani開始修改每一處細小的地方以達到最佳的效果。之后,他去了一個小的爵士樂俱樂部請了一位薩克斯手站在臺上即興演奏了一段,最后他把這段旋律記了下來。他覺得每一段的吉他旋律都應該是毫無限制的自然的感情流露,而這一段是Surfing with the Alien專輯中最美妙的。

Figure 1-前奏和中心主題

為了獲得最大的增益和功率同時避免反饋聲,Satriani用了一個Pultec均衡,一個GML均衡和一個Rockman均衡。這些能使Satriani在彈奏“Always with Me,Always with You”時發出尖銳,激烈的聲音。
和“Not of This Earth”專輯中的“Rubina”一樣,這首曲子顯示了Satriani使用基本大調音階的能力,B大調(B-C#-D#-E-F#-G#-A#)。Joe在13-28小節中完全使用的是這一音階。
Figure 2-吉他1 solo
當編寫這首歌的吉他solo時,Satriani使用了同Not of This Earth專輯中第一首歌曲相同的音樂理論。還記得軸心調理論嗎?這段solo從B大調(1-16小節),然后轉為B自然小調(B-C#-D-E-F#-G-A),以B為基調在大調和小調之間轉換。
Satriani在用Ibanez吉他演奏時,撥弦的聲音很小,因為為了保持彈奏流暢連貫,他從不用力撥弦。實際上,他在彈奏速彈時,撥片撥弦的聲音微乎其微(21-24小節)。學習其他樂器演奏家的一個有效的方法是逐音符的跟著錄音同時演奏,讓你自己的音量低于他/她的音量。這樣使你能清楚地聽到每一個細微之處,專注于所有基本的音樂元素:顫音,推弦,撥弦,力度的大小和節奏感。學習其他演奏者的音樂風格能夠拓寬你的視野。
SATCH BOOGIE 作者Joe Satriani
這首歌曲的大部分是Satch在一次車禍后不久寫的,當時脖子上還帶著頸箍。其中又用到了來自薩克斯的旋律,這次是和一個大型樂隊合作。這首歌好像是向得克薩斯布吉樂大師Billy Gibbons,和傳奇爵士鼓大師Gene Krupa致敬的曲子!

Figure 1-中心Riff
當Surfing with the Alien發表后,所有的吉他手都想自己能彈奏出“Satch Boogie”中的solo。主要基于A小調五聲音階(A-C-D-E-G)和根音大多位于開放位置的這段solo,是在指板的不尋常的位置上彈奏單音符的riff和雙音。當你適應了這一把位時,使用最強有力的失真。這將有助于在揉弦時發出同Satriani一樣的顫音。為了達到演奏薩克斯旋律的效果,要注意在撥片撥弦和開放位置之間使用勾弦,這樣不但能彈起來更容易,而且能突出撥片撥弦發出的音,結尾處Joe使用了一些搖把顫音。
Figure 2-吉他solo
Joe(吉他1)在這段68小節的solo中運用了一個混合Mixolydian音階,這部分只有單音符和強力和弦(節奏部分由吉他2演奏),根據D7(17-24小節和49-65小節)和F#7(25-32小節和57-64小節),很明顯這段solo基調是A7(1-16小節,33-48小節,65-68小節)。
當在A7和F#7和弦上創作時,Joe用了更多的布魯斯手法,分別在A小調五聲音階(A-C-D-E-G)和F#小調五聲音階(F#-A-B-C#-E)的推弦。這部分的一些雙音彈奏和推弦同一位搖滾先鋒,Chuck Berry的手法非常類似(13-14小節和35-37小節)。Satriani還在五品的A7(1-8小節,11-15小節,33-38小節)和二品的F#7(29-31小節和59-63小節)使用了傳統小調五聲音階。Joe使用了一個A小調五聲音階中的F#,來自于A Dorian音階(A-B-C-D-E-F#-G),特別注意5小節,34-36小節和41-42小節(三弦上的勾弦)。
Figure 3-點弦間奏
同“Not of This Earth”和“Always with Me,Always With you”一樣,Satriani再一次運用了軸心調理論。這一次是一段37小節的點弦演奏。A弦空弦音作為基調,Joe使用了A Lydian音階[A,B,C#,D#,E,F#(1-2小節,9-10小節)],A Dorian音階[A,B,C,D,E,F#,G(3-4小節,11-12小節)],A自然小調音階[A,B,C,D,E,F,G(5-6,13-14,17-20,23-24,27-28,31-32,35-36)],A Ionian音階[A,B,C#D,E,F#,G#(15-16,25-26,29-30,33-34)],A和聲小調音階[A,B,C,D,E,F,G#(21-22小節)]和A Mixolydian音階[A,B,C#,D,E,F#,G(37-38小節)],用兩個左手按弦和一個右手點弦,同時加了一個重飄忽(flanger)效果。
當Joe給Relativity唱片公司錄小樣時,他錄了三個不同的混音版本DD每個版本的不同之處在于中間的點弦間奏部分。第一個版本是所有的樂器加了飄忽(flanger)效果,第二個版本是只在吉他上加了飄忽(flanger)效果,第三個版本是去掉了點弦部分。Surfing with the Alien專輯發表后,當Satriani再次聽“Satch Boogie”時,他無法想像如果沒有這段點弦會是什么樣子。他很高興將這一段保留了下來。畢竟,這是最初的構想DD提示人們應當經常使用最原始的動機。

CIRCLES 作者Joe Satriani
同“Always with Me,Always with You”一樣,當Joe隨意地彈著吉他時,“Circles”出現在了他的腦海里。在前奏中的全音階的運用使得這段吉他solo充滿強烈的情感。
在Surfing with the Alien專輯中,是Joe從70年以來,第一次使用了哇音踏板。哇音效果使“Circles”中的這段solo是如此的不可思異。
Figure 1-中心Riff
在幾秒鐘怪異的合成器和鼓機演奏之后,Joe使用了一個清音效果(加了一個回聲設備),在E弦(第六弦開放音)上的右手手掌制音的雙音演奏手法(使用和弦中的兩個構成音)開始彈奏。在第3和4小節的雙音彈奏是基于E自然小調音階(E-F#-G-A-B-C-D)的五度音程和大小六度音程。Joe在這段兩小節的反復段落中使用了一個E的強力和弦,由同度的E(三弦9品和一弦開放音)和B(四弦9品和二弦開放音)組成。
為了豐富這段riff的和聲,Joe在5和7小節加了兩個和弦DDC5add9和Am,然后回到8-9小節的開放和弦。在第10小節,Joe用了一個三全音顫音預示著樂曲高潮的到來DD增四度音程或減五度音程,這在20世紀初的西方音樂中被稱為“音樂的魔鬼”(在傳統和聲學中被禁用)。
Figure 2-吉他solo
開始的樂隊伴奏以兩倍速度(大約168拍)演奏,給Satriani一個快速進行的背景伴奏。在這里Joe第一次使用了哇音踏板,作為一個濾波器(動態的而非人工處理的)而獲得尖銳的高頻的聲音。接著是一段狂亂的12品的E小調五聲音階(E-G-A-B-D)進行(1-4小節)。如果你意志不夠堅定,那么這段完全可以讓你覺得灰心喪氣,以后你的樂器就只能當咖啡桌了。下面是一段四小節的連奏,結合了快速勾弦和用撥片的邊緣點弦的點弦手法,這段樂句是在不穩定的速度下的彈奏出的一些不規則的音符。另外,如果你學會了這段solo,那么當你再彈“Big Bad Moon”中的第三段solo(見該曲Fig.2的10-14小節)時,就會很容易。幾小節的推弦之后,又是一段點弦彈奏(13-15小節)。區別于前面的用撥片的邊緣點弦,這次Joe用了更傳統的手法,用右手的一根手指點弦。
接下來的8小節轉為A小調,開始有兩小節的在四分音符上的撥片制音(17-18)[注:在前面的“Memories”中的solo(29-30小節)使用了相似的手法]。在這部分8小節的樂句中,Joe嚴格運用A小調自然音階(A-B-C-D-E-F-G)。唯一的例外出現在22小節的Eb(三弦8品)DDA小調五聲音階的b5或叫布魯斯五級音。這部分的高潮來自于23品的點弦泛音,點弦時搖動搖把。點弦泛音的彈奏方法是按住三弦5品的C音,輕點向上5個品位(10品)位置。這將發出高于按弦位置兩個八度的泛音(注:點向上12品位位置將發出高于按弦位置一個八度的泛音)。
在25小節,Satriani回到了E小調,是一段三連音下行(27-28小節)。這段三連音基本是基于E小調五聲音階(E-G-A-B-D)按四和五度音程構成[注:這段同“Rubina”中的solo很相似(16-17小節)]。整段solo在33-44小節進入結束部分,由B7和弦(B-D#-F#-A)可知,這段運用了B Phrygian(B-C-D#-E-F#-G-A)音階。
最后四小節體現了Satriani的搖把技巧DD運用了“蜥蜴吐舌”技術(lizard down the throat)(47-48小節)。演奏方法是當左手在三弦上向上滑動時,以相同的速度向下壓搖把。這樣能使左手在指板上滑動時發出的音同最初的音符保持相同的音高。

夢想#11(DREAMING #11)專輯
在夢想#11專輯中四首歌曲中的三首來自于1988年6月11日在加州圣迭哥的加州劇院的現場錄音,樂隊成員完全是與外星人沖浪專輯巡演中的原班人馬(Satriani,Stu Hamm,Jonathan Mover)。Joe用1984年出版的一張EP專輯中的一首歌的名字“夢想11號”給這張新專輯命名。三首現場版的歌曲證明了Satriani是如何將多軌吉他演奏的錄音室版本改編為適合現場演奏的曲子。三首曲子是“Hordes of Locusts”,“Memories”(不是這個地球專輯),“Ice Nine”(與外星人沖浪專輯)。
專輯中長篇幅錄音室歌曲“The Crush of Love”最初是為1988年2月出版的吉他手有聲雜志在加州圣迭哥的Alpha and Omega錄音室所作的錄音。人員全部來自參與與外星人沖浪專輯的錄音人員:Joe(吉他,貝斯,鍵盤),Jeff Campitelli(鼓),Bongo Bob Smith(打擊樂),John Cuniberti(制作人)。這首歌曲將在下面的文章作詳細的分析,有著同“Rubina”和“Always with Me,Always with Love”一樣優美的旋律。夢想#11 EP專輯于1988年11月發表,通過重金屬廣播電臺的推廣,很快達到了全唱片,并且為Satriani贏得了第三次葛萊美提名。

THE CRUSH OF LOVE作者Joe Satriani
在Satriani為錄制與外星人沖浪專輯而離開家很久之后,他只是偶而回到他的妻子Rubina身邊,然后又投入到緊張的工作之中。在一個夜晚,當Joe思念他的妻子時,“The Crush of Love”的旋律出現了。他拿起了吉他,將這份感情溶入到了這首不朽的歌曲中。
“The Crush of Love”是同“Rubina”和“Always with Me,Always with You”一樣具有非常動聽的旋律。整首歌,沒有太多的炫技成分,Joe只是以相同的進行方式演奏,最終能使歌手唱出這段曲子的旋律。總之,這首歌曲是Joe沒有使用過多技巧而依靠旋律打動人的例子。
Figure 1-副歌
同Joe的許多憂郁的曲子一樣,這段樂曲基于A Aeolian音階或A自然小調音階(A-B-C-D-E-F-G)。這段中的很多樂句是基于A小調五聲音階(A-C-D-E-G)中的五個音符構成一組。在“The Crush of Love”中,Joe用了很多顫音技巧DD包含手指顫音和搖把顫音。如果你學習過歌手的發聲方法,你會注意到當歌手運用顫音技巧時,顫音是比所唱的音符低。而吉他中的手指顫音是比按弦位置的音高。在這首歌中,Joe使用的搖把顫音技巧(輕微而快速地壓搖把,再釋放,然后重復這一動作)同歌手在演唱時所產生的效果相似。這首歌中的第一個搖把顫音出現在第7小節。
Figure 2-樂器獨奏
在這首歌的樂器獨奏部分中,Joe在一些地方運用了用搖把技巧DDvibrato bar dips(第二小節的1拍和3拍)。vibrato bar dips技巧是先快速地壓搖把,然后釋放。在五線譜和六線譜中用折線表示(“V”表示向下壓搖把,反方向表示向上拉搖把),數字表示升或降的音程(“-6”表示下降6個全音)。
Figure 2-間奏
在“The Crush of Love”高潮部分,充滿了刺耳的推弦,手指顫音和搖把顫音,布魯斯樂句,撥片泛音和和聲小調進行。吉他3在13小節進入:一個刺耳的全音推弦從G(一弦15品)到A,然后在第四拍基于A和聲小調音階(A-B-C-D-E-F-G#)下行轉為Am7(A-C-E-G)的琶音。最后結束于14小節基于A自然小調的手掌悶音彈奏[注:這種進行同“Not of This Earth”(16小節),“Memories”(17-18小節),“Crushing Day”(31-35小節) 相似]。

在藍色夢中飛翔(FLYING IN BLUE DREAM)專輯
1989年,Joe同制作人John Cuniberti再次合作,制作了一張18首歌曲的精選輯,專輯的風格主要來自Jimi Hendrix的Electric Ladyland專輯和Cream樂隊的Disraeli Gears。Satriani的Flying in a Blue Dream專輯(1989年10月發行)是Joe最中性的一張專輯,Satriani擔任了口琴,班卓琴,滑把吉他的演奏和人聲的演唱部分。同以前發行的專輯一樣,Satriani依然擔任了所有吉他,鍵盤,大部分貝斯和部分鼓的演奏。Joe邀請了Jeff Campitelli(原聲鼓/電鼓&打擊樂),Bongo Bob Smith(電鼓&打擊樂),Stuart Hamm(貝斯),Simon Phillips(鼓)參與專輯的錄制。制作人John Cuniberti甚至參與了西塔琴的演奏。Flying in a Blue Dream專輯僅在美國就賣出了900,000張,Satriani因此獲得了第四次葛萊美提名。

FLYING IN A BLUE DREAM作者Joe Satriani
同這首歌的名字一樣,“Flying in a Blue Dream”的靈感來自于Joe對夢中的記憶,在夢中他穿著睡衣從床上飛了起來,眼中見到的所有的景像都變成了水晶般的藍色。Joe感覺仿佛是見到了上帝。在這首歌中Joe用了一些特殊的樂器來表現出現在腦海中的景像。原聲吉他表現夢中出現的光布魯斯音樂網。主吉他旋律表現Joe自己在夢中世界翱翔。
比較有意思的是,在曲子的開始處的一段錄音是Joe在聽廣播和看電視節目時,制作人John Cuniberti錄下的一段錄音。錄音中說的是一些,“。。。后來,有時他們彼此喜歡,有時他們不。。。”John和Joe認為這段錄音非常憂郁,就把它保留了下來。實際上最初這只是一個玩笑。
Figure 1-中心主題
原聲吉他(吉他2:w/Rhy. Fig.1)從開始處進入貫穿整個中心主題。使用的是YAMAHA鋼弦吉他,調弦調成了F開放和弦(低到高:C-F-C-F-A-C)。實際上,同開放G和弦的調弦一樣,只是調低一個全音。原聲吉他的和弦進行基于C Lydian音階(C-D-E-F#-G-A-B),除了9-12小節[Rhy. Fig.2 Absus2(#11)],16-17小節[Rhy. Fig.3:Gsus2(#11)],19-20小節[Rhy. Fig.4:Fsus(#11)]。
Joe這段主音吉他旋律的模式來自傳奇演唱家Frank Sinatra。這段旋律的大部分由八分音符組成。Joe在12小節運用了一個G小調五聲音階(G-Bb-C-D-F)進行,只用左手彈奏,不用右手撥弦。需要先用正確的手指擊相鄰的低音弦,然后勾弦(用第四指,例如彈F音時,擊二弦18品)[注:在“Rubina”的solo中(9-10小節),Joe采用了相同的進行]。
Figure 2-吉他Solo
這段solo好像是Satriani所有solo中最長的一段連奏。在前八小節中,Satriani用一個源自C Lydian音階的附點音符將樂句分組。在第八小節中,他用撥片邊緣擊弦彈出F#音(一弦14品),并且在F#和G(一弦15品)之間滑動。在9-12小節,是基于Absus2#11的Ab Lydian音階進行(Ab-Bb-C-D-Eb-F-G),然后在13-24小節回到C Lydian音階,由此,我們可以學習Joe是如何通過轉換和弦來產生即興效果的。在21-22小節他用了一個基于Gmaj7(G-B-D-F#)的琶音進行。在兩小節基于Fsus2#11的F Lydian音階(F-G-A-B-C-D-E)進行后,Joe回到了C Lydian音階以一段快速的連奏結束。

BIG BAD MOON詞曲作者Joe Satriani
當Joe回家途中,他被舊金山夜空中的月亮迷住了。他在車后座上寫出了這首歌“Big Bad Moon”。
這首歌曲證明了Joe Satriani廣泛的音樂材能DD演唱,口琴,滑把吉他。
Figure 1-吉他1 Solo
這首歌的曲調和一些得克薩斯boogie樂隊,比如ZZ Top很相似。節奏部分(Rhy. Figs.1 和Figs.2)從開始的前奏到演唱部分作為吉他1和吉他3的伴奏。
Joe以一段E小調五聲音階(E-G-A-B-D)三連音開始,彈奏的音符是D(二弦15品),然后一個全音的推弦推到E,還有同度的一弦12品的E。兩個音符E的音準要一致,這種推弦演奏能使你的推弦技術更加熟練,一定要推滿一個全音。
在四小節的E小調五聲音階推弦之后,Satriani轉為了兩小節的E大調五聲音階(E-F#-G#-B-C#)。這種大小調五聲音階之間的轉換在基于布魯斯的和弦進行中能產生非常美妙的變化。一些吉他演奏家經常使用這種手法,例如Eric Clapton 和Stevie Ray Vaughan。
接下來是位于12品處的擊弦和勾弦(12-15小節),在15-17小節Joe展示了他的推弦和點弦技術。在15小節的第四拍,一個快速的推弦之后,從A(一弦17品)推到B,Joe迅速地用撥片邊緣點一弦20品(在五線譜中用在音符上方的“+”表示,在六線中譜中用“T”表示)。原來的一弦12品的音是C,由于點弦是連接一個全音推弦的音符,已經被升高了一個全音,因此實際點弦彈出的音是D。Joe不斷地在這兩個音符之間快速的彈奏,在譜子上用一個顫間符號表示(以最快的速度交替彈奏這兩個音符,用一個“tr~”符號表示)。
Figure 2-吉他3 Solo
在這首歌中,Joe大部分的吉他都使用的是MESA/Boogie音箱上的失真。但是對于吉他3的solo,為了獲得不同的響度,Joe將他的Ibanze吉他通過一個Boss DS-1失真效果器接到一個Roland的JC-120音箱上。在一些撥片刮弦之后,是一些位于開放位置的布魯斯進行(1-8小節),接著是一小節簡短的推弦,同前面講述的一樣(9小節)。
下面的部分同“Circles”的solo相似(該曲子的5-8小節)。Satriani用撥片的邊緣點弦,用左手勾弦。結束部分是一段悶音彈奏的琶音進行。在17-18小節,Joe用了一個G減和弦(G-Bb-C#-E)的上行,音程關系是小三度(三品距離)。

極端分子(THE EXTREMIST)專輯
Joe用“極端”來形容他的第五張專輯,極端分子。最初錄吉他solo時,Satriani幾乎放棄他的Floyd Rose系統的吉他,而選擇Ibanez的JS-6。他招募了Andy Johns作為制作人,貝斯手Greg Bissonette,鼓手Matt Bissonette,鍵盤Phil Ashley,貝斯手Doug Wimbish和鼓手 Simmon Phillips還負責一部分錄音工作。編寫和錄制專輯花了兩年多的時間,但一切都是值得的。1992年七月,專輯一推出立刻成為金唱片, 在Billboard排行榜獲得24名的位置,Satriani因此又獲得了一項葛萊美提名。專輯的熱門單曲,“Summer Song” 后來成為了Sony公司 Walkman的主題曲。

SUMMER SONG 作者Joe Satriani
在寫“Summer Song”之前,Satriani就已經想好了名字。他是為了描述令人激動的暑假而寫的這首歌。
Figure 1-前奏
當吉他1反復彈奏和弦和在開放位置彈奏右手悶音時(Rhy. Fig1),吉他2彈奏出一系列的自然泛音,和前面講到的“Hordes of Locusts”中的彈奏方式類似,但產生的效果不一樣。Joe用了一個回聲效果(大約設成550ms)在彈奏泛音后產生出一個重復拍擊效果。
Figure 2-樂器獨奏
Joe用這首曲子的前奏riff(Riff. Fig.1)作為使用哇音效果演奏旋律的吉他2的伴奏。其他的和弦如B5和G5在13-14小節進入,與激烈的旋律產生出更加和諧的效果。這段16小節的旋律基于A Mixolydian音階(A-B-C#-D-E-F#-G),在17-32小節升高一個八度彈奏第二次。在每個標有“w/bar”符號的顫音是右手通過壓、放Floyd Rose顫音系統的尾部產生的。
Figure 3-副歌
在副歌部分,是一些布魯斯旋律,在A小調五聲音階(A-C-D-E-G),A Dorian音階(A-B-C-D-E-F#-G),和A自然小調音階(A-B-C-D-E-F-G)之間轉換。注意他是如何使用搖把來將每八個小節分為一個樂句的(8和16小節)。最后的6小節讓人想起了Jimi Hendrix在“Purple Haze”中進入吉他solo前帶有推弦的演奏。
Figure 4-吉他solo
在這段吉他solo中,Joe使用了非常靈活的調性轉換,在1-16小節是G小調。大部分使用的是G Dorian(G-A-Bb-C-D-E-F)音階,然而在開始部分傾向于G小調五聲音階(G-Bb-C-D-F)。
在9-16小節,是一段快速的撥弦勾弦彈奏,同“Crushing Day”的solo類似(見該曲37-44小節),在9-12小節是G Dorian音階進行。在三弦的彈奏中加了一些經過音,13-15小節是G小調五聲音階進行。
吉他2以布吉樂(boogie)模式進入,基于D Mixolydian音階,在D5,D6,D7和弦之間轉換(25-28小節)。同時,吉他1開始一段八分音符下行連奏,同“Satch Boogie”中的solo類似(見該曲17-20小節)。然后吉他1彈奏的伴奏部分升高一個全音轉為E Mixolydian(E-F#-G#-A-B-C#-D)。基于E5,E6,E7和弦,Satriani上到第二弦彈奏出一個非常有色彩的進行模式(29-30小節),每次彈奏上升半音DD每次一品。在結束部分,Joe再次彈奏出那個有色彩的進行模式DD這次升高一個八度在第一弦(31-32小節)。

吉他譜圖例
吉他音樂可以用三種方式記錄:五線譜、六線譜、節奏型譜。
節奏型譜寫在譜子上方,代表彈奏的節奏,斜線表示和弦,圓點符號表示單音。
五線譜記錄了調性、節奏,用小節線分隔,字母表中的前七個字母代表七種不同的調。布魯斯音樂網
六線譜表示吉他指板圖,每條線表示一根弦,數字表示第幾品。
下圖是一些吉他彈奏技巧。

此處缺兩頁本書內容介紹部分。

本教材的鼓部分是用Alesis HR-16鼓機完成,貝斯用Yamaha BBN411貝斯演奏,所有的吉他、貝斯和鼓使用Otari DTR-8S DAT 錄音機混音。
感謝公司及幾位朋友。
SATRIANI的寫作過程
在1988年2月吉他手雜志發表的Jas Obrecht對joe的一篇采訪中,Joe Satriani試圖闡述他將要發表的專輯(Surfing with the Alien)所表達的內容和音樂類型。他是這樣描述的:
Satriani:“從狂噪的節奏到人們的祝福,布魯斯音樂網從對西方心理的玩笑到可怕的金屬慢板,從鎮定的大腦到熱切的心,從充滿幻想的雙手技巧到踏板哇音,和金屬蟲所有可能使用的東西!”
(吉他手)
Joe的創作靈感來自于一些有趣的小方法。他使用的一些不常用的方法產生了不尋常的聲音和Joe非常著名的催眠效果的聲音。歌曲的動機大多數來自于Joe的沒有邊際的暇想。一些來自于一段長時間的思考,或者一段電視中的畫面閃現。許多創作靈感是在看了一部奇怪的電影,讀了一本奇特的書之后。有時,他會用一些積累的素材表達一種特定的情緒或感情。咖啡因能促進Joe的思考,所以他經常會喝無數懷咖啡,作為刺激創作的飲品,但是有時卻一懷也不用喝。
此外,Joe認為持續的練習和錄音才是保持他創作火花最重要的。平均每天三到四小時的練習。這能使創作的閘門總是開著。當他錄下了一首歌的基本的動機后,Joe通常會在一個鼓機上編寫一個最基本的鼓部分,按下重放鍵,所有樂器(吉他,貝斯和,鼓,鍵盤,等等)都使用最基本的音色,然后開始工作。這樣可以防止他創作的音樂專注在一件樂器的音色上,也布魯斯音樂網可以防止作出的東西是現在普遍流行的東西,這些可能是他第二天就討厭的。保持所有的元素都是最基本的,這樣的開始能使Joe專注于歌曲本身。同時,他也會保存所有的錄音副本,因為這些包含了最初的創作動機和亮點。

連奏(LEGATO)
下面是一條連奏練習同Satriani使用的一些旋律很相似。連奏是演奏一段流暢的沒有任何停頓音符。在譜中典型的表示為一條曲線,出現在音符的上方或下方。這項技巧要求左手通過的一系列擊弦,勾弦,滑音連接音符,同時撥片的運動幅度盡可能的小。
為了干凈地演奏Satriani的連奏樂句,精練的左手基本功是必須的。你必須確定你的左手的運動是最有效率的。對于初學者下面的一些方法能布魯斯音樂網使你過大的運動幅度降到最小:
l 保持手腕和前臂伸直。
l 保持手掌與指板平行,并且近到幾乎接觸到指板。
l 在僅靠品的地方用指尖按弦。
l 左手的每個手指應與品平行。
l 當某個的手指不彈奏音符時,保持和指板的距離最近。
l 當上行(擊弦)時,在上個音符彈完后,以最快的速度移開手指來做好向下擊弦的準備。
l 當下行(勾弦)時,讓手指預先放在勾弦后所發出音符的品上。
下一步就是結合上面的方法練習連奏技巧DD擊弦,勾弦和滑音。下面深入講述前面提到的每一項技巧,和如何有效的運用。

擊弦
當處理擊弦(上行連奏技巧)時,首先用左手的一個手指按弦用撥片撥弦,彈奏完第一個音符后,用左手另一個手指擊同一根弦,發出擊弦品位的音符。注意要有足夠的力量,這樣才能聽起來同前面音符的音量一樣大。當彈奏結合撥片撥弦,擊弦,勾弦和滑音的音符時,保持一樣的音量是非布魯斯音樂網常重要的。這樣才能使聽眾聽到一段不間斷的,穩定的旋律。
勾弦
當處理勾弦(下行連奏技巧)時,首先用左手按在所有要發音的音符的品上,用撥片彈奏第一個音符,然后輕微向下推弦(不這樣無法發音),然后手指從弦上迅速移開。這個推放的動作發出第二個音。當使用這種技巧時,最重要的是手指推弦時不要碰到相鄰的高音弦,發出不希望的噪音。
滑音
在滑音技巧中,第一個音符是用撥片彈出的,然后迅速滑到相應的品上發出第二個音,整個過程中手指要保持對指板的壓力。在記譜時用短斜線表示滑音。向下的斜線表示下行,向上的斜線表示上行。有時在表示連奏滑音時,在音符的上方還畫上一條曲線。
試著做下面的練習。該練習在吉他的六根弦上運用到了前面講述的三種技巧。

不是這個地球(NOT OF THIS EARTH)專輯
1984年離開正方形樂隊(Squares)后,Joe Satriani毅然承擔了整張器樂獨奏專輯的制作費用。在1985年的一月到四月,在制作人John Cuniberti的充滿熱情的耳朵下,Joe演奏了所有的吉他,貝斯,鼓,鍵盤和鼓機部分(前Squares成員,Jeff Campitelli,演奏了一小段鼓),專輯最終定名為Not of This Earth(注:當Joe在高中的時候,他和他的伙伴看了聲名狼藉的科幻電影Not of This EarthDD他們甚至說著電影中的對白來扮演片中的角色)。
到了1985年六月(107個小時的錄音室工作后),Not of This Earth在縮混時,Joe正在考慮是否懇求唱片公司不要阻撓專輯的制作。大約這個時候歌手/吉他演奏家Greg Kihn邀請他參加Greg Kihn樂隊新專布魯斯音樂網輯,愛、搖滾(Love&Rock&Roll)的錄制,并參加巡演。為了擺脫因制作Not of This Earth而欠下的巨額債務,Satriani高興地接受了。
在去Greg Kihn樂隊前,Joe把Not of This Earth的一些拷貝給了他的朋友們,其中一位是他的密友和前學生Steve Vai。1985年的Steve Vai已經在Frank Zappa樂隊演奏好幾年了(從他19歲時),錄制并發表了幾張獨奏專輯(Flex-Able和Flex-Able leftovers),并且作為Yngwie Malmsteen的代替者在Alcatrazz樂隊。同時,他也贏得了幾家唱片公司經理的高度贊賞。Vai把Not of This Earth的一份拷貝給了Relativity唱片公司的Cliff Culteri,Culteri匆匆聽過后,1986年11月,Relativity唱片公司發行了Not of This Earth并且簽下了Satriani。不久,在斯堪的那維亞,同貝斯演奏家Jonas Hellborg和鼓手Danny Gottleib合作的巡演過程中,Joe找到了自己的音樂感覺。

NOT OF THIS EARTH 作者Joe Satriani
這首歌是運用軸心調(pitch axis)理論創作的非常好的例子DD這些和聲知識是Joe從他的高中音樂老師,Bill Wescott,那里學來的。“軸心調(pitch axis)”是一個中心基調,作用是作為它的平行調式音階的持續低音。(說的什么?!原文)想像一位貝斯手在低音E弦上演奏,他或她正在演奏某種E調(E大調或E小調)。另一件和聲樂器(比如吉他)演奏不同的E大調或E小調(例如不同的調式音階),調式依賴于吉他手所彈奏的是哪種和弦。
在“Not of This Earth”中,Joe基于Gtr.1(節奏型Fig.1)的四小節和弦進行所演奏的旋律使用了不同的調式音階。這個伴奏型包含了Emaj7/6,Em7b6,和E7sus4和弦,巧妙地避開了決定調式的音,如#4,E7sus4和弦的大三度音。這樣使和聲在調中的位置很不明確。
Joe在這樣的和弦轉換中使用了三種不同的調式音階:基于Emaj7/6的E Lydian音階 (E-F#-G#-A#-B#-C#-D#),基于Em7b6的E Aeolian音階(E-F#-G-A-B-C-D)和基于E7sus4的E Mixolydian音階(E-F#-G#-A-B-C#-D)。在這個例子中他使用了E作為軸心調,圍繞軸心調的三種不同的調式音階。通過“Not of This Earth”,Joe開發了一種“自由調式”,這些構造了這首歌的中心主題和吉他solo部分。其他的運用軸心調概念的歌曲有“Satch Boogie”(間奏部分)和“Always with Me,布魯斯音樂網Always with You”。
Figure 1-中心主題
這段是Joe運用各種前面提到的各種調式音階DDE Lydian,E Aeolian和E Mixolydian。這段快速連奏是Joe豐富演奏技巧的非常好的例子。在頭腦中牢記著前面學習關于連奏的各種技術要素,然后開始練習。
節奏型Rhy.Fig.1(Gtr.1)是這首歌的和聲內容,完全是重復根音E。在結束部分(16小節),Joe改為運用了一段基于F#m7和弦(F#-A-C#-E)的下行琶音。這種幾乎是單音符到單音符轉換進行(僅在不同調中),我們將在本書的以后部分來學習DD“Memories”(17-18小節),“Crushing Day”(31-35小節)。
RUBINA 作者Joe Satriani
“Rubina”是Joe的妻子,毫無疑問她是這段美麗音樂的靈感來源。這首歌是Joe少數幾首嚴格運用大調-G大調(G-A-B-C-D-E-F#)的歌曲之一。在以后的專輯,與外星人沖浪Surfing with the Alien(1987)的“Always wih Me,Aways with You”中,Joe同樣使用了豐富的大調音階構成強有力的旋律。

Figure 1-吉他solo
“Rubina”的solo,不但是全世界的吉他狂人最喜歡的一段solo,還是Satriani的前學生,Steve Vai,個人最喜歡的solo。當Satriani第一次坐下來聽著這首歌基本的伴奏音軌,他好像怎么也無法離開G(4弦5布魯斯音樂網品)和A(4弦7品)這兩個音符。毫無疑問,Joe需要的是一個偉大的開始點,然后記錄下這段24小節的即興演奏。
憑直覺彈奏的切分音顯示了Joe這段solo的即興演奏特色。這個微妙的節奏轉變,打破了標準的16分音符,使音樂有了呼吸上的停頓(3到8節,11到12小節,16到17小節,等等)。DD這樣的變化構成了所有樂器演奏家彈出的最有味道的solo。
不要讓上面的一段騙了你。在大多數Joe的經典旋律中,他只不過完全運用一系列的連奏,將它們用在恰當的地方而已。在9-10小節,Joe使用了一個在7把位的B小調五聲音階(B-D-E-F#-A)。在G-Em的和聲進行中使用B小調五聲音階是一個有趣的安排。因為出現了不尋常的音階音(要特別注意F#),這個音是傳統五聲音階應當盡力避免的[注:在這個調上更傳統的五聲音階應該是G大調五聲音階(G-A-B-D-E)或者是E小調五聲音階(構成音完全一樣,只是從E開始:E-G-A-B-D)]。在這里Joe按照4度和5度音程關系從高音弦向低音弦轉換,同時中間用到滑音技巧。在與外星人沖浪Surfing wit the Alien專輯的“Circles”中(Fig2,27-28小節)同樣用到了這種方式的轉換。
在18小節中,Joe在1到4弦上運用了一個大約兩個八度的螺旋式的下行。要注意每組音(大約每三個音符一組)是怎樣轉換的,這樣使他能在一根弦上彈出更多的音符,并且能使左手在指板上獲得更大的移動空間。

MEMORIES 作者Joe Satriani
Joe Satrani總是說他的目標是在自己的歌中編寫的solo能像Jimi Henrix在“Machine Gun”和“Voodoo Chile”中的solo一樣,具有非常強烈的旋律性和生動的效果。在完成“Memories”后,Satriani充滿成就感地離開了錄音室,為他自己創造出了如些美妙的旋律而驕傲。然而,他仍然認為Hendrix的演奏代表了吉他藝術的最高水準,并且希望自己有一天能接近這一水平。
Figure 1-吉他solo
經過1-2小節一系列自由的下行滑音之后,Joe運用了一段A小調五聲音階solo(3-4小節:A-C-D-E-G)。這四小節的動機在下一個四小節中被完全地重復(5-8小節),接下來轉為一段六連音速彈(三個音符一組,每拍六個音符)。9-12小節,Joe使用了大量的勾弦,擊弦,彈奏出了A小調自然音階(A-B-C-D-E-F-G)的每一個音符(在不同的八度中)。13小節,到了第8品位時,Joe轉為了一段在一弦(C,D,E三個音)和二弦(B)的六連音連奏。16小節,六連音連奏又轉為16分音符上行,之后轉為D小調。
為了適合17小節開始的轉調,Joe在17-32小節使用了D小調自然音階(D-E-F-G-A-Bb-C)的某些音符。在一段Dm布魯斯音樂網7(D-F-A-C)的琶音下行之后[注:這段同“Not of This Earth”的16小節和“Crushing Day”的31小節,35小節很類似],在19-20小節,Joe放棄了源自D小調五聲音階(D-F-G-A-C)的經典布魯斯樂句規則,在A(2弦10品)和G(3弦12品)之間增加了一個經過音b5(Ab)。21-22小節,Joe依然使用了五聲音階,通過一系列的組合推弦(大于一個全音的推弦)來增加曲子的色彩。
在一段手掌悶音三連音上行之后,Satriani轉為了一段D(3弦7品)和其他高音弦音符的交替彈奏,構成了一個D自然小調音階下行(25小節)。類似的方式在26小節再次出現,只是D出現在了高音弦上。在短暫的回到Satriani的布魯斯旋律之后(27-28小節),接著是兩小節跟在撥片制音后的四分音符構成的樂句。撥片制音是指在彈奏最終音符前用撥片下撥幾根相鄰的低音弦。在這些低音弦上制音從而發出沒有特定音高的音符,為最終的音符增加了鋪墊,同一般的撥片撥弦相比能產生出更加生動的效果[注:在“Circles”的solo(17-18小節)中運用了相同的手法]。在一系列在一弦的擊弦,勾弦,滑音下行之后,Joe用了一個和17小節的Dm7琶音下行非常相似的在Am7的琶音下行(32小節)結束了這段音樂

HORDES OF LOCUSTS 作者Joe Satriani
“Hordes of Locusts”是一首重金屬樂曲,其中用到了強力和弦,撥片刮弦,中東旋律,西塔琴以及手掌人工泛音。甚至有些和聲進行的靈感來自于肖邦和John McLaughlin的音樂。這首歌曲的riff有兩個版本:(1)由多把吉他演奏的最初的錄音室版本。(2)只用一把吉他演奏的版本(這個版本是現場版,收錄在Joe的Dreaming #11 EP專輯中)。

Figure 1-中心riff和主題
這段riff的吉他元素是從無數吉他演奏者彈奏的吉他段落中分離出來的。包括F# Phrygian音階(5-8小節,13-16小節:F#,G,A#,B,C#,D,E)和B Phrygian音階(9-10小節:B,C,D#,E,F#,G,A)[注:在“Circles”的結尾solo部分(33-44小節),Joe同樣使用了B Phrygian音階],還有一些能產生奇異效果的傳統的吉他技巧。
在3小節的撥片刮弦是這首曲子的標志性特色(吉他2)。撥片刮弦沒有什么神奇的,只是用撥片邊緣向下和向上刮第六弦,產生出尖銳的刮弦聲。演奏時注意跟上曲子的拍子,就能成為最吸引人技巧。
不知道你注意到沒有,這段曲子的吉他2的美妙之處在于用來做為制造噪音的樂器。在第7小節(見Fill 1),吉他2在3-6弦的四品和五品是一系列的自然泛音。自然泛音可以出現在任何弦樂器上(吉他,小提琴,豎琴,等等),只要輕觸琴弦特定位置的泛音點,就能發出泛音。記譜時,用一個十字符號代表泛音,有時為了避免混淆而用縮寫“Harm.”注明(另外,“反饋feedback”也用十字符號表示)。為了能發出清晰的泛音需要用食指和中指分別在四、五品處彈奏。
在兩小節的西塔琴演奏后(此處采用電吉他記譜:9-10小節,使用的是清音音色),Joe使用了大量的手掌泛音(11-12小節)。手掌泛音的演奏方法是用右手的外側輕觸琴橋處,同時左手迅速勾弦,勾出四弦的F,E和D三個音符。這樣就能發出尖銳的泛音(如果發不出,說明你的右手和琴弦接觸過多)。當你的左手在彈奏時,右手手掌向著琴頸方向移動,這樣就會產生出不定音高的人工泛音。
Figure 2-中心riff和主題(由一把吉他演奏)
下面一段譜子取自Joe的“Hordes of Locust”的現場演奏版本,收錄在他的Dreaming 11#EP專輯中。這是個很好的例子,顯示了Joe是如何在只有三件樂器(吉他,貝斯和鼓)時,將原本多軌吉他的編排改編為用一把吉他來演奏。
Figure 3-和聲進行
據Joe說,這首曲子中間部分的和聲進行的靈感來自于肖邦和John McLaughlin的音樂。整首曲子大多用了從二弦到四弦的三和弦,好像和使用的根音完全沒有關系。這種多和聲在記譜時,第一個字母表示三和弦,斜線下的字母表示根音。比如第一小節的第四拍,記錄的和弦是F/E,聽起來好像是基于根音E的F大三和弦(F-A-C)。

與外星人沖浪(SURFING WITH THE ALIEN)專輯
1987年10月發表的與外星人沖浪(SURFING WITH THE ALIEN)專輯是Joe Satriani吉他演奏生涯中非常關鍵的一張專輯。這是繼Jeff Beck的There and Back專輯之后又一張進入最佳前40名的專輯,并且很快布魯斯音樂網達到了金唱片銷量(500,000張),然后又到了白金銷量(1,000,000張)。其他獎項包括贏得最佳吉他演奏專輯,和一項葛萊美提名,幾乎所有的吉他雜志封面都是Satriani拿著獎杯的照片,要不就是介紹他的文章。在80年代剩下的幾年里,Joe輕松的超越了其他吉他演奏家而成為了新的吉他英雄。
同Not of This Earth專輯一樣,Satriani 在SURFING WITH THE ALIEN專輯(原本想叫因果之主Lords of KarmaDD專輯中的第八首歌)中擔任了大多數樂器的演奏(吉他,貝斯,鍵盤,打擊樂,鼓機編曲),Jeff Campitelli擔任了一部分鼓的演奏,Bongo Bob Smith擔任了一部分鼓機的編曲工作。Joe委托John Cuniberti擔任制作人。雖然最初的預算費用是$13,000,但是最后的制作費用卻達到了$29,000,遠遠超出了預算。為了減少額處的費用,Joe讓錄音室經理,Sandy Pearlman,在平時修理并調試吉他。
當進行封面設計時,Joe采納了Relativity唱片公司的制作經理,Jim Kozlowski,帶有玩笑性建議,將銀色沖浪者(Silver Surfer)書里面的人物放在了封面上。然后,Kozlowski又建議專輯叫作Surfing with the Alien,因為他在波士頓做DJ時被人們叫作“Silver Surfer”。
專輯發表后,Satriani招募了天才樂手Stuart Hamm和Jonathan Mover充當貝斯手和鼓手開始了Surfing with the Alien 專輯的巡演。在以后的錄音和巡演中Satriani基本保持了這一陣容。

CRUSHING DAY 作者 Joe Satriani
“Crushing Day”中的吉他solo是Joe Satriani所有錄音室唱片中最長的一段solo,長達兩分鐘。在整段solo中,Satriani使用了大量的每根弦彈奏三個音符的五聲音階,刷弦(sweep),顫音搖把,豐富的雙音彈奏,撥片交替彈奏和速度琶音。

Figure 1-中心Riff/主題
這段solo開始是基于開放位置的G小調五聲音階(G-Bb-C-D-F),在三弦和四弦使用擊弦和勾弦(1-8小節)技巧的樂句。注意G音(四弦五品,三弦開放位置)是如何交替彈奏的。然后Satriani轉為在12品處的一個八度內的五聲音階進行,這是五聲音階一根弦上彈奏三個音符的經典例子(9-16小節)。
幾小節的搖滾節奏吉他之后(17-20小節),在21-28這8小節中,Joe重復了第8小節的動機,交替地使用匹克泛音和輕微推弦(1/4的推弦)技巧。在29小節,Joe顯示了他的高超的刷弦(sweep)技術。刷弦是右手技巧,是在彈奏琶音樂句時,用撥片一次快速地撥弦,在每根弦上只彈出一個音符。在29-36小節,Satriani基于G小三和弦(G-Bb-D),F大三和弦(F-A-C),和Dm7(D-F-A-C)使用了刷弦技巧。在六線譜中我們看到,每根弦只彈奏一個音符。由于彈奏一組音符,聽起來像同時發出的聲音(就像掃弦彈奏和弦),所以為了達到正確的效果,需要每個手指分別按弦,而不是同時按弦。換句話說,不要讓每個音符持續發音。當撥片掃到哪根弦時,左手同時按住那根弦。右手的控制是這項技術最重要的因素。當撥片下撥掃出第一個音符后,保持這個動作掃向下一根相布魯斯音樂網鄰的高根弦,用一個流暢的掃弦的動作掃過要彈的每一根弦。對于下行琶音,使用同樣的動作從高音弦到低音弦上撥掃過每一根弦。在這個部分,Satriani接著使用了下行琶音技巧,在以前講過的“Not of This Earth”(16小節)和“Memories”(17-18)小節也用到了這一技巧。
每根弦彈奏三個音符的五聲音階貫穿于37-44小節,Satriani在G小調五聲音階的C和D之間用了一個經過音Db(一弦12品,三弦18品)。為了避免成為G Dorian(G-A-Bb-C-D-E-F)音階,他將E作為經過音使用。注意在每根弦彈奏三個音符的五聲音階中是如何處理相鄰琴弦同度關系的音的,如在這段中出現在40小節的G音(一弦15品和二弦12品)。在45-50小節是一段雙音彈奏和雙推弦,接著是一段15品處的G小調五聲音階構成的不完全標準的布魯斯樂句(49-52小節)。
如果你喜歡速彈,那下面一段就是為你準備的,一段16分音符的G小調自然音階(G-A-Bb-C-D-Eb-F)上行,每四個音符一組。如果你從撥片下撥開始(一直使用撥片交替彈奏),在一個相當慢的速度下練習好幾個小時,那么下面你就不會犯任何錯誤,然后再逐漸提高速度,直到達到Satriani的168拍的速度。如果你想做硬核音樂,那么這類練習應該是你平時經常性的練習。如果你平時做過類似的交替彈奏練習,那么你會很快達到這一速度。使用一個節拍器會幫助你了解進展情況,同時知道當前的速度。一些人甚至在日常練習時作錄音記錄。
在61-64小節,Satriani使用了G自然小調音階的琶音速彈DD基于Eb(Eb-G-Bb),F(F-A-C)和Bb(Bb-D-F)。這段琶音要求在一弦上使用勾弦彈奏最高的兩個音符(這不同于前面遇到的一根弦上彈奏一個音符的刷弦技巧)。

ALWAYS WITH ME,ALWAYS WITH YOU 作者 Joe Satriani
當Satriani一個人坐著,手里拿著一把吉他時,“Always with Me,Always with You”的基本內容出現在了他的頭腦中,旋律就這樣從指間彈奏了出來。然后Satriani開始修改每一處細小的地方以達到最佳的效果。之后,他去了一個小的爵士樂俱樂部請了一位薩克斯手站在臺上即興演奏了一段,最后他把這段旋律記了下來。他覺得每一段的吉他旋律都應該是毫無限制的自然的感情流露,而這一段是Surfing with the Alien專輯中最美妙的。

Figure 1-前奏和中心主題

為了獲得最大的增益和功率同時避免反饋聲,Satriani用了一個Pultec均衡,一個GML均衡和一個Rockman均衡。這些能使Satriani在彈奏“Always with Me,Always with You”時發出尖銳,激烈的聲音。
和“Not of This Earth”專輯中的“Rubina”一樣,這首曲子顯示了Satriani使用基本大調音階的能力,B大調(B-C#-D#-E-F#-G#-A#)。Joe在13-28小節中完全使用的是這一音階。
Figure 2-吉他1 solo
當編寫這首歌的吉他solo時,Satriani使用了同Not of This Earth專輯中第一首歌曲相同的音樂理論。還記得軸心調理論嗎?這段solo從B大調(1-16小節),然后轉為B自然小調(B-C#-D-E-F#-G-A),以B為基調在大調和小調之間轉換。
Satriani在用Ibanez吉他演奏時,撥弦的聲音很小,因為為了保持彈奏流暢連貫,他從不用力撥弦。實際上,他在彈奏速彈時,撥片撥弦的聲音微乎其微(21-24小節)。學習其他樂器演奏家的一個有效的方法是逐音符的跟著錄音同時演奏,讓你自己的音量低于他/她的音量。這樣使你能清楚地聽到每一個細微之處,專注于所有基本的音樂元素:顫音,推弦,撥弦,力度的大小和節奏感。學習其他演奏者的音樂風格能夠拓寬你的視野。
SATCH BOOGIE 作者Joe Satriani
這首歌曲的大部分是Satch在一次車禍后不久寫的,當時脖子上還帶著頸箍。其中又用到了來自薩克斯的旋律,這次是和一個大型樂隊合作。這首歌好像是向得克薩斯布吉樂大師Billy Gibbons,和傳奇爵士鼓大師Gene Krupa致敬的曲子!

Figure 1-中心Riff
當Surfing with the Alien發表后,所有的吉他手都想自己能彈奏出“Satch Boogie”中的solo。主要基于A小調五聲音階(A-C-D-E-G)和根音大多位于開放位置的這段solo,是在指板的不尋常的位置上彈奏單音符的riff和雙音。當你適應了這一把位時,使用最強有力的失真。這將有助于在揉弦時發出同Satriani一樣的顫音。為了達到演奏薩克斯旋律的效果,要注意在撥片撥弦和開放位置之間使用勾弦,這樣不但能彈起來更容易,而且能突出撥片撥弦發出的音,結尾處Joe使用了一些搖把顫音。
Figure 2-吉他solo
Joe(吉他1)在這段68小節的solo中運用了一個混合Mixolydian音階,這部分只有單音符和強力和弦(節奏部分由吉他2演奏),根據D7(17-24小節和49-65小節)和F#7(25-32小節和57-64小節),很明顯這段solo基調是A7(1-16小節,33-48小節,65-68小節)。
當在A7和F#7和弦上創作時,Joe用了更多的布魯斯手法,分別在A小調五聲音階(A-C-D-E-G)和F#小調五聲音階(F#-A-B-C#-E)的推弦。這部分的一些雙音彈奏和推弦同一位搖滾先鋒,Chuck Berry的手法非常類似(13-14小節和35-37小節)。Satriani還在五品的A7(1-8小節,11-15小節,33-38小節)和二品的F#7(29-31小節和59-63小節)使用了傳統小調五聲音階。Joe使用了一個A小調五聲音階中的F#,來自于A Dorian音階(A-B-C-D-E-F#-G),特別注意5小節,34-36小節和41-42小節(三弦上的勾弦)。
Figure 3-點弦間奏
同“Not of This Earth”和“Always with Me,Always With you”一樣,Satriani再一次運用了軸心調理論。這一次是一段37小節的點弦演奏。A弦空弦音作為基調,Joe使用了A Lydian音階[A,B,C#,D#,E,F#(1-2小節,9-10小節)],A Dorian音階[A,B,C,D,E,F#,G(3-4小節,11-12小節)],A自然小調音階[A,B,C,D,E,F,G(5-6,13-14,17-20,23-24,27-28,31-32,35-36)],A Ionian音階[A,B,C#D,E,F#,G#(15-16,25-26,29-30,33-34)],A和聲小調音階[A,B,C,D,E,F,G#(21-22小節)]和A Mixolydian音階[A,B,C#,D,E,F#,G(37-38小節)],用兩個左手按弦和一個右手點弦,同時加了一個重飄忽(flanger)效果。
當Joe給Relativity唱片公司錄小樣時,他錄了三個不同的混音版本DD每個版本的不同之處在于中間的點弦間奏部分。第一個版本是所有的樂器加了飄忽(flanger)效果,第二個版本是只在吉他上加了飄忽(flanger)效果,第三個版本是去掉了點弦部分。Surfing with the Alien專輯發表后,當Satriani再次聽“Satch Boogie”時,他無法想像如果沒有這段點弦會是什么樣子。他很高興將這一段保留了下來。畢竟,這是最初的構想DD提示人們應當經常使用最原始的動機。

CIRCLES 作者Joe Satriani
同“Always with Me,Always with You”一樣,當Joe隨意地彈著吉他時,“Circles”出現在了他的腦海里。在前奏中的全音階的運用使得這段吉他solo充滿強烈的情感。
在Surfing with the Alien專輯中,是Joe從70年以來,第一次使用了哇音踏板。哇音效果使“Circles”中的這段solo是如此的不可思異。
Figure 1-中心Riff
在幾秒鐘怪異的合成器和鼓機演奏之后,Joe使用了一個清音效果(加了一個回聲設備),在E弦(第六弦開放音)上的右手手掌制音的雙音演奏手法(使用和弦中的兩個構成音)開始彈奏。在第3和4小節的雙音彈奏是基于E自然小調音階(E-F#-G-A-B-C-D)的五度音程和大小六度音程。Joe在這段兩小節的反復段落中使用了一個E的強力和弦,由同度的E(三弦9品和一弦開放音)和B(四弦9品和二弦開放音)組成。
為了豐富這段riff的和聲,Joe在5和7小節加了兩個和弦DDC5add9和Am,然后回到8-9小節的開放和弦。在第10小節,Joe用了一個三全音顫音預示著樂曲高潮的到來DD增四度音程或減五度音程,這在20世紀初的西方音樂中被稱為“音樂的魔鬼”(在傳統和聲學中被禁用)。
Figure 2-吉他solo
開始的樂隊伴奏以兩倍速度(大約168拍)演奏,給Satriani一個快速進行的背景伴奏。在這里Joe第一次使用了哇音踏板,作為一個濾波器(動態的而非人工處理的)而獲得尖銳的高頻的聲音。接著是一段狂亂的12品的E小調五聲音階(E-G-A-B-D)進行(1-4小節)。如果你意志不夠堅定,那么這段完全可以讓你覺得灰心喪氣,以后你的樂器就只能當咖啡桌了。下面是一段四小節的連奏,結合了快速勾弦和用撥片的邊緣點弦的點弦手法,這段樂句是在不穩定的速度下的彈奏出的一些不規則的音符。另外,如果你學會了這段solo,那么當你再彈“Big Bad Moon”中的第三段solo(見該曲Fig.2的10-14小節)時,就會很容易。幾小節的推弦之后,又是一段點弦彈奏(13-15小節)。區別于前面的用撥片的邊緣點弦,這次Joe用了更傳統的手法,用右手的一根手指點弦。
接下來的8小節轉為A小調,開始有兩小節的在四分音符上的撥片制音(17-18)[注:在前面的“Memories”中的solo(29-30小節)使用了相似的手法]。在這部分8小節的樂句中,Joe嚴格運用A小調自然音階(A-B-C-D-E-F-G)。唯一的例外出現在22小節的Eb(三弦8品)DDA小調五聲音階的b5或叫布魯斯五級音。這部分的高潮來自于23品的點弦泛音,點弦時搖動搖把。點弦泛音的彈奏方法是按住三弦5品的C音,輕點向上5個品位(10品)位置。這將發出高于按弦位置兩個八度的泛音(注:點向上12品位位置將發出高于按弦位置一個八度的泛音)。
在25小節,Satriani回到了E小調,是一段三連音下行(27-28小節)。這段三連音基本是基于E小調五聲音階(E-G-A-B-D)按四和五度音程構成[注:這段同“Rubina”中的solo很相似(16-17小節)]。整段solo在33-44小節進入結束部分,由B7和弦(B-D#-F#-A)可知,這段運用了B Phrygian(B-C-D#-E-F#-G-A)音階。
最后四小節體現了Satriani的搖把技巧DD運用了“蜥蜴吐舌”技術(lizard down the throat)(47-48小節)。演奏方法是當左手在三弦上向上滑動時,以相同的速度向下壓搖把。這樣能使左手在指板上滑動時發出的音同最初的音符保持相同的音高。

夢想#11(DREAMING #11)專輯
在夢想#11專輯中四首歌曲中的三首來自于1988年6月11日在加州圣迭哥的加州劇院的現場錄音,樂隊成員完全是與外星人沖浪專輯巡演中的原班人馬(Satriani,Stu Hamm,Jonathan Mover)。Joe用1984年出版的一張EP專輯中的一首歌的名字“夢想11號”給這張新專輯命名。三首現場版的歌曲證明了Satriani是如何將多軌吉他演奏的錄音室版本改編為適合現場演奏的曲子。三首曲子是“Hordes of Locusts”,“Memories”(不是這個地球專輯),“Ice Nine”(與外星人沖浪專輯)。
專輯中長篇幅錄音室歌曲“The Crush of Love”最初是為1988年2月出版的吉他手有聲雜志在加州圣迭哥的Alpha and Omega錄音室所作的錄音。人員全部來自參與與外星人沖浪專輯的錄音人員:Joe(吉他,貝斯,鍵盤),Jeff Campitelli(鼓),Bongo Bob Smith(打擊樂),John Cuniberti(制作人)。這首歌曲將在下面的文章作詳細的分析,有著同“Rubina”和“Always with Me,Always with Love”一樣優美的旋律。夢想#11 EP專輯于1988年11月發表,通過重金屬廣播電臺的推廣,很快達到了全唱片,并且為Satriani贏得了第三次葛萊美提名。

THE CRUSH OF LOVE作者Joe Satriani
在Satriani為錄制與外星人沖浪專輯而離開家很久之后,他只是偶而回到他的妻子Rubina身邊,然后又投入到緊張的工作之中。在一個夜晚,當Joe思念他的妻子時,“The Crush of Love”的旋律出現了。他拿起了吉他,將這份感情溶入到了這首不朽的歌曲中。
“The Crush of Love”是同“Rubina”和“Always with Me,Always with You”一樣具有非常動聽的旋律。整首歌,沒有太多的炫技成分,Joe只是以相同的進行方式演奏,最終能使歌手唱出這段曲子的旋律。總之,這首歌曲是Joe沒有使用過多技巧而依靠旋律打動人的例子。
Figure 1-副歌
同Joe的許多憂郁的曲子一樣,這段樂曲基于A Aeolian音階或A自然小調音階(A-B-C-D-E-F-G)。這段中的很多樂句是基于A小調五聲音階(A-C-D-E-G)中的五個音符構成一組。在“The Crush of Love”中,Joe用了很多顫音技巧DD包含手指顫音和搖把顫音。如果你學習過歌手的發聲方法,你會注意到當歌手運用顫音技巧時,顫音是比所唱的音符低。而吉他中的手指顫音是比按弦位置的音高。在這首歌中,Joe使用的搖把顫音技巧(輕微而快速地壓搖把,再釋放,然后重復這一動作)同歌手在演唱時所產生的效果相似。這首歌中的第一個搖把顫音出現在第7小節。
Figure 2-樂器獨奏
在這首歌的樂器獨奏部分中,Joe在一些地方運用了用搖把技巧DDvibrato bar dips(第二小節的1拍和3拍)。vibrato bar dips技巧是先快速地壓搖把,然后釋放。在五線譜和六線譜中用折線表示(“V”表示向下壓搖把,反方向表示向上拉搖把),數字表示升或降的音程(“-6”表示下降6個全音)。
Figure 2-間奏
在“The Crush of Love”高潮部分,充滿了刺耳的推弦,手指顫音和搖把顫音,布魯斯樂句,撥片泛音和和聲小調進行。吉他3在13小節進入:一個刺耳的全音推弦從G(一弦15品)到A,然后在第四拍基于A和聲小調音階(A-B-C-D-E-F-G#)下行轉為Am7(A-C-E-G)的琶音。最后結束于14小節基于A自然小調的手掌悶音彈奏[注:這種進行同“Not of This Earth”(16小節),“Memories”(17-18小節),“Crushing Day”(31-35小節) 相似]。

在藍色夢中飛翔(FLYING IN BLUE DREAM)專輯
1989年,Joe同制作人John Cuniberti再次合作,制作了一張18首歌曲的精選輯,專輯的風格主要來自Jimi Hendrix的Electric Ladyland專輯和Cream樂隊的Disraeli Gears。Satriani的Flying in a Blue Dream專輯(1989年10月發行)是Joe最中性的一張專輯,Satriani擔任了口琴,班卓琴,滑把吉他的演奏和人聲的演唱部分。同以前發行的專輯一樣,Satriani依然擔任了所有吉他,鍵盤,大部分貝斯和部分鼓的演奏。Joe邀請了Jeff Campitelli(原聲鼓/電鼓&打擊樂),Bongo Bob Smith(電鼓&打擊樂),Stuart Hamm(貝斯),Simon Phillips(鼓)參與專輯的錄制。制作人John Cuniberti甚至參與了西塔琴的演奏。Flying in a Blue Dream專輯僅在美國就賣出了900,000張,Satriani因此獲得了第四次葛萊美提名。

FLYING IN A BLUE DREAM作者Joe Satriani
同這首歌的名字一樣,“Flying in a Blue Dream”的靈感來自于Joe對夢中的記憶,在夢中他穿著睡衣從床上飛了起來,眼中見到的所有的景像都變成了水晶般的藍色。Joe感覺仿佛是見到了上帝。在這首歌中Joe用了一些特殊的樂器來表現出現在腦海中的景像。原聲吉他表現夢中出現的光布魯斯音樂網。主吉他旋律表現Joe自己在夢中世界翱翔。
比較有意思的是,在曲子的開始處的一段錄音是Joe在聽廣播和看電視節目時,制作人John Cuniberti錄下的一段錄音。錄音中說的是一些,“。。。后來,有時他們彼此喜歡,有時他們不。。。”John和Joe認為這段錄音非常憂郁,就把它保留了下來。實際上最初這只是一個玩笑。
Figure 1-中心主題
原聲吉他(吉他2:w/Rhy. Fig.1)從開始處進入貫穿整個中心主題。使用的是YAMAHA鋼弦吉他,調弦調成了F開放和弦(低到高:C-F-C-F-A-C)。實際上,同開放G和弦的調弦一樣,只是調低一個全音。原聲吉他的和弦進行基于C Lydian音階(C-D-E-F#-G-A-B),除了9-12小節[Rhy. Fig.2 Absus2(#11)],16-17小節[Rhy. Fig.3:Gsus2(#11)],19-20小節[Rhy. Fig.4:Fsus(#11)]。
Joe這段主音吉他旋律的模式來自傳奇演唱家Frank Sinatra。這段旋律的大部分由八分音符組成。Joe在12小節運用了一個G小調五聲音階(G-Bb-C-D-F)進行,只用左手彈奏,不用右手撥弦。需要先用正確的手指擊相鄰的低音弦,然后勾弦(用第四指,例如彈F音時,擊二弦18品)[注:在“Rubina”的solo中(9-10小節),Joe采用了相同的進行]。
Figure 2-吉他Solo
這段solo好像是Satriani所有solo中最長的一段連奏。在前八小節中,Satriani用一個源自C Lydian音階的附點音符將樂句分組。在第八小節中,他用撥片邊緣擊弦彈出F#音(一弦14品),并且在F#和G(一弦15品)之間滑動。在9-12小節,是基于Absus2#11的Ab Lydian音階進行(Ab-Bb-C-D-Eb-F-G),然后在13-24小節回到C Lydian音階,由此,我們可以學習Joe是如何通過轉換和弦來產生即興效果的。在21-22小節他用了一個基于Gmaj7(G-B-D-F#)的琶音進行。在兩小節基于Fsus2#11的F Lydian音階(F-G-A-B-C-D-E)進行后,Joe回到了C Lydian音階以一段快速的連奏結束。

BIG BAD MOON詞曲作者Joe Satriani
當Joe回家途中,他被舊金山夜空中的月亮迷住了。他在車后座上寫出了這首歌“Big Bad Moon”。
這首歌曲證明了Joe Satriani廣泛的音樂材能DD演唱,口琴,滑把吉他。
Figure 1-吉他1 Solo
這首歌的曲調和一些得克薩斯boogie樂隊,比如ZZ Top很相似。節奏部分(Rhy. Figs.1 和Figs.2)從開始的前奏到演唱部分作為吉他1和吉他3的伴奏。
Joe以一段E小調五聲音階(E-G-A-B-D)三連音開始,彈奏的音符是D(二弦15品),然后一個全音的推弦推到E,還有同度的一弦12品的E。兩個音符E的音準要一致,這種推弦演奏能使你的推弦技術更加熟練,一定要推滿一個全音。
在四小節的E小調五聲音階推弦之后,Satriani轉為了兩小節的E大調五聲音階(E-F#-G#-B-C#)。這種大小調五聲音階之間的轉換在基于布魯斯的和弦進行中能產生非常美妙的變化。一些吉他演奏家經常使用這種手法,例如Eric Clapton 和Stevie Ray Vaughan。
接下來是位于12品處的擊弦和勾弦(12-15小節),在15-17小節Joe展示了他的推弦和點弦技術。在15小節的第四拍,一個快速的推弦之后,從A(一弦17品)推到B,Joe迅速地用撥片邊緣點一弦20品(在五線譜中用在音符上方的“+”表示,在六線中譜中用“T”表示)。原來的一弦12品的音是C,由于點弦是連接一個全音推弦的音符,已經被升高了一個全音,因此實際點弦彈出的音是D。Joe不斷地在這兩個音符之間快速的彈奏,在譜子上用一個顫間符號表示(以最快的速度交替彈奏這兩個音符,用一個“tr~”符號表示)。
Figure 2-吉他3 Solo
在這首歌中,Joe大部分的吉他都使用的是MESA/Boogie音箱上的失真。但是對于吉他3的solo,為了獲得不同的響度,Joe將他的Ibanze吉他通過一個Boss DS-1失真效果器接到一個Roland的JC-120音箱上。在一些撥片刮弦之后,是一些位于開放位置的布魯斯進行(1-8小節),接著是一小節簡短的推弦,同前面講述的一樣(9小節)。
下面的部分同“Circles”的solo相似(該曲子的5-8小節)。Satriani用撥片的邊緣點弦,用左手勾弦。結束部分是一段悶音彈奏的琶音進行。在17-18小節,Joe用了一個G減和弦(G-Bb-C#-E)的上行,音程關系是小三度(三品距離)。

極端分子(THE EXTREMIST)專輯
Joe用“極端”來形容他的第五張專輯,極端分子。最初錄吉他solo時,Satriani幾乎放棄他的Floyd Rose系統的吉他,而選擇Ibanez的JS-6。他招募了Andy Johns作為制作人,貝斯手Greg Bissonette,鼓手Matt Bissonette,鍵盤Phil Ashley,貝斯手Doug Wimbish和鼓手 Simmon Phillips還負責一部分錄音工作。編寫和錄制專輯花了兩年多的時間,但一切都是值得的。1992年七月,專輯一推出立刻成為金唱片, 在Billboard排行榜獲得24名的位置,Satriani因此又獲得了一項葛萊美提名。專輯的熱門單曲,“Summer Song” 后來成為了Sony公司 Walkman的主題曲。

SUMMER SONG 作者Joe Satriani
在寫“Summer Song”之前,Satriani就已經想好了名字。他是為了描述令人激動的暑假而寫的這首歌。
Figure 1-前奏
當吉他1反復彈奏和弦和在開放位置彈奏右手悶音時(Rhy. Fig1),吉他2彈奏出一系列的自然泛音,和前面講到的“Hordes of Locusts”中的彈奏方式類似,但產生的效果不一樣。Joe用了一個回聲效果(大約設成550ms)在彈奏泛音后產生出一個重復拍擊效果。
Figure 2-樂器獨奏
Joe用這首曲子的前奏riff(Riff. Fig.1)作為使用哇音效果演奏旋律的吉他2的伴奏。其他的和弦如B5和G5在13-14小節進入,與激烈的旋律產生出更加和諧的效果。這段16小節的旋律基于A Mixolydian音階(A-B-C#-D-E-F#-G),在17-32小節升高一個八度彈奏第二次。在每個標有“w/bar”符號的顫音是右手通過壓、放Floyd Rose顫音系統的尾部產生的。
Figure 3-副歌
在副歌部分,是一些布魯斯旋律,在A小調五聲音階(A-C-D-E-G),A Dorian音階(A-B-C-D-E-F#-G),和A自然小調音階(A-B-C-D-E-F-G)之間轉換。注意他是如何使用搖把來將每八個小節分為一個樂句的(8和16小節)。最后的6小節讓人想起了Jimi Hendrix在“Purple Haze”中進入吉他solo前帶有推弦的演奏。
Figure 4-吉他solo
在這段吉他solo中,Joe使用了非常靈活的調性轉換,在1-16小節是G小調。大部分使用的是G Dorian(G-A-Bb-C-D-E-F)音階,然而在開始部分傾向于G小調五聲音階(G-Bb-C-D-F)。
在9-16小節,是一段快速的撥弦勾弦彈奏,同“Crushing Day”的solo類似(見該曲37-44小節),在9-12小節是G Dorian音階進行。在三弦的彈奏中加了一些經過音,13-15小節是G小調五聲音階進行。
吉他2以布吉樂(boogie)模式進入,基于D Mixolydian音階,在D5,D6,D7和弦之間轉換(25-28小節)。同時,吉他1開始一段八分音符下行連奏,同“Satch Boogie”中的solo類似(見該曲17-20小節)。然后吉他1彈奏的伴奏部分升高一個全音轉為E Mixolydian(E-F#-G#-A-B-C#-D)。基于E5,E6,E7和弦,Satriani上到第二弦彈奏出一個非常有色彩的進行模式(29-30小節),每次彈奏上升半音DD每次一品。在結束部分,Joe再次彈奏出那個有色彩的進行模式DD這次升高一個八度在第一弦(31-32小節)。

未經允許不得轉載布魯斯音樂網 » The_Best_of_Joe_Satriani:Joe講述與分析自己的作品

分享到:
返回首頁

評論 搶沙發

評論前必須登錄!

布魯斯音樂網

回到首頁練琴日記

登錄

忘記密碼 ?

您也可以使用第三方帳號快捷登錄

Q Q 登 錄
微 博 登 錄
切換登錄

注冊

竞彩篮球大小分分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