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blues
這里有關于布魯斯音樂的一切!

電吉他論壇精華:中國臺灣著名吉他手倪方來的話

如果你常聽本土音樂,”倪方來”這個名字你應該隨處可見,不論是國語專輯、臺語專輯、卡拉OK、配樂…等,不論是爵士、藍調、通俗、鄉村…等音樂類型,只要是有”吉他”音色出現的地方,十之八九都會有倪老師的影子,至少已有不下千張的專輯里有倪老師的參與,這個驚人的記錄我想在臺灣音樂史上大概無人能及,重要的是,直到今天為止,倪老師還一直保持著同樣的錄音量而未減分毫,這樣傳奇般的人物,非但完全沒有任何架子,而且身子還硬朗的很,以下是我們在誠品咖啡店的專訪。 

方:請問老師入行到今天多久?

倪:如果是以靠音樂謀生算起應該有18年了,真正成為錄音室吉他手大概也有15年吧!! 

方:請問老師如何進入唱片界?

倪:說起來是由于侯德健的關系,他去大陸前的那一張專輯是我初次進錄音室錄音,其實我跟小黃(黃瑞豐)、阿韶(郭宗韶)比起來要算晚一輩的,如果以年紀來說我和阿匡(李庭匡)、小江(江建民)差不多,第一代的算是馬沙(游正彥),然后才是我。     剛退伍時其實沒有想這么多,只想做場就好,不過那時候真的下了苦功,常常做完場之后回家就繼續練,從12:30練到天亮。 

方:錄音室錄音不比現場,老師是否花了許多時間磨練技術?

倪:的確是像懸梁刺骨、臥薪嘗膽般的磨練,進錄音室之后發覺Timing很重要,就回去對著Click(節拍器)猛練,切分音、琶音、刷和弦都從頭開始練。 

方:是否只要苦練就可以成為老師這樣的吉他手?

倪:當然Sense(感覺)也很重要,要很快抓到歌曲的感覺,而且經驗也很重要。 

方:講到經驗,可否請老師談談您的音樂歷程?

倪:現在錄音其實比以前簡單,以前沒有MIDI,錄音都是錄Live Band,Click就是鼓手,錄音時練習通常從頭到尾只跑一次,不管重復、Coda等記號的,我們叫做跑一條龍,這樣比較省時間,正式過帶時才照曲子來,所以自己的拍子要很穩、很準,而且速度要快。     當初還在中視大樂隊待了四年,有時候歌星來唱歌套譜一丟,指揮手一比,就正式開始了,有的電視臺簽約的基本歌星,套譜是跟人借的,我們還得現場看譜,現場移調,所以說反應要很快。 

方:聽說老師是少數有識五線譜能力的吉他手?

倪:當初當兵時為了進藝工隊,硬是練下來了,有一次有個國外的樂團來錄音,剛好沒有木吉他手,找我軋一腳去錄音,現場套譜一丟我就直接看著彈了,老外問我說:這首歌你很熟? 我說:沒有,我第一次拿到譜,我只是照譜彈。(笑) 

方:老師有算過到現在錄了幾張專輯? 有沒有職業倦怠感?

倪:講真的算不清楚,不過最高記錄一年搭2000多首歌吧!! 我覺得我沒有資格職業倦怠,而且我的人生觀是認為我能有今天,是老天眷顧我,加上我真的也很喜歡彈吉他,這是我的工作,所以我不曾感到職業倦怠。

方:私底下老師喜歡哪種音樂? 現在還常練吉他?

倪:大概是偏Jazz, Fusion的東西吧!! 現在回家也還會練,練過的東西真的很多,從以前George Benson的、Lee Ritenour、Larry Carton……等,現在常常是在想音階、音色,錄音室的樂手要常常思考新的東西,如果只有一招半式,一旦那一套不管用就玩完了,我們老一輩的人要跟得上時代,得常常Update(更新)。 

方:老師可有什么得意之作?

倪:有,但是真的忘了,范曉萱有一首歌好象叫”你的甜蜜”,大概是王繼康編的,中間的Solo可以去聽看看。 

方:老師覺得現在的音樂風格有何改變? 音樂制作上有何改變?

倪:這幾年的音樂風格比較多樣化,老一輩的制作人觀念還停留在以前,新的制作人則比較創新,拿出來的參考素材也比較新。     以前沒有MIDI的時代,能編曲的人真的不多,現在能編曲的人就多了,所以音樂的品質有提升,音樂的風格也多樣,當然我們作Player的不論怎么樣都要能滿足各種不同制作人的需求。 

方:老師說起來容易,不過我想做起來很難。

倪:有的制作人觀念比較美式,只要感覺對味,雖然有Miss也沒關系,像Eric Clapton的專輯就是如此,如果是日本風格,那就一定要干干凈凈。     要成為我這樣的樂手很多環節都不能缺少,如果說只有一個和弦,要你Solo 20個小節,一般的人大概3,4個小節就不行了,可是我們可以20個小節一直變化出不同的東西,而且不論是Bossa Nova, Heavy Metal你都要可以立刻上手,抓到感覺,我平均一首歌大約1個小時內就要過完,而且可以給制作人很多選擇,我認為這樣是對起自己的良心。

方:應該說是很敬業!! 

方:如此說來老師的樂理也是很強,老師的音樂可曾有人啟蒙?

倪:沒有,都是自己苦學出來,當初練吉他是看同學彈吉他就能吸引很多女孩子,結果我拿著木吉他彈Santana的東西,吸引來的都是男生(笑),還記得以前拿一本和弦大全來背,我研究很多彈法、和弦、音階,所以一個和弦,我可以有很多種按法,很多奇奇怪怪的和弦我也會按,當初學吉他真的很苦,一把破破的吉他彈到弦斷掉,然后再把它綁起來繼續彈。 

方:老師也玩MIDI嗎?

倪:沒有,那是個無底洞,其實真人和MIDI還是有差別的,音樂畢竟是有生命的東西,像美國大部分的音樂還是用真人去彈,MIDI只是站在一種輔助的性質,或者是拿來作DEMO的工具,畢竟現場彈有它的Feeling。     

現在很多年輕人編曲都不會看譜,我覺得也不太對,甚至連和弦也寫不出來,因為用MIDI只要剪剪貼貼就好了,可是編曲就像是蓋房子,沒有大綱、藍圖又該怎么做?  

方:老師平常搭吉他的順序?

倪:先采譜,然后過節奏、再來過Solo,就O.K了! 

方:對于想進入這行的年輕人有什么建議?

倪:要成為一位什么都能彈的Player,真的得花很久的時間,不過如果往單方面發展,可能比較有希望,譬如說鉆營某一種音樂風格,如果真的想成為一個好的Player,得從頭開始扎根,基本工夫一點都馬虎不。 

方:言下之意想成為老師這樣的全方位錄音室樂手似乎是遙不可及!

倪:其實我也算是生的逢時,那個時代有很多機會磨練,現在的年輕人想練也沒有機會與空間。我們老一輩的人真的是卯起來練出來的,不管調效果器、挑Tone、拷貝音色或是抓歌都很快,而且速度快又很便宜。(笑) 

方:可曾想要錄制演奏專輯?

倪:大約6-7年前陳揚的公司曾經找過我錄,也都錄完了,不過后來都沒有機會發,我想以后吧!! 

倪老師在吉他上下的功夫與底子正如練武之人常說,一身內外功夫扎實的很,已經到了任督二脈相通的境界,其實吉他這個樂器要玩得好真的并不容易,并竟它無法像MIDI可以修、改,而且它的技巧與手法又多,所以你會發現要用MIDI取代吉他是很困難的,我們可以預見專輯中的吉他:倪方來這幾個字幾十年之內大概都還很少有人能夠取代,有心于此的年輕朋友加油吧!!

如果你常聽本土音樂,”倪方來”這個名字你應該隨處可見,不論是國語專輯、臺語專輯、卡拉OK、配樂…等,不論是爵士、藍調、通俗、鄉村…等音樂類型,只要是有”吉他”音色出現的地方,十之八九都會有倪老師的影子,至少已有不下千張的專輯里有倪老師的參與,這個驚人的記錄我想在臺灣音樂史上大概無人能及,重要的是,直到今天為止,倪老師還一直保持著同樣的錄音量而未減分毫,這樣傳奇般的人物,非但完全沒有任何架子,而且身子還硬朗的很,以下是我們在誠品咖啡店的專訪。 

方:請問老師入行到今天多久?

倪:如果是以靠音樂謀生算起應該有18年了,真正成為錄音室吉他手大概也有15年吧!! 

方:請問老師如何進入唱片界?

倪:說起來是由于侯德健的關系,他去大陸前的那一張專輯是我初次進錄音室錄音,其實我跟小黃(黃瑞豐)、阿韶(郭宗韶)比起來要算晚一輩的,如果以年紀來說我和阿匡(李庭匡)、小江(江建民)差不多,第一代的算是馬沙(游正彥),然后才是我。     剛退伍時其實沒有想這么多,只想做場就好,不過那時候真的下了苦功,常常做完場之后回家就繼續練,從12:30練到天亮。 

方:錄音室錄音不比現場,老師是否花了許多時間磨練技術?

倪:的確是像懸梁刺骨、臥薪嘗膽般的磨練,進錄音室之后發覺Timing很重要,就回去對著Click(節拍器)猛練,切分音、琶音、刷和弦都從頭開始練。 

方:是否只要苦練就可以成為老師這樣的吉他手?

倪:當然Sense(感覺)也很重要,要很快抓到歌曲的感覺,而且經驗也很重要。 

方:講到經驗,可否請老師談談您的音樂歷程?

倪:現在錄音其實比以前簡單,以前沒有MIDI,錄音都是錄Live Band,Click就是鼓手,錄音時練習通常從頭到尾只跑一次,不管重復、Coda等記號的,我們叫做跑一條龍,這樣比較省時間,正式過帶時才照曲子來,所以自己的拍子要很穩、很準,而且速度要快。     當初還在中視大樂隊待了四年,有時候歌星來唱歌套譜一丟,指揮手一比,就正式開始了,有的電視臺簽約的基本歌星,套譜是跟人借的,我們還得現場看譜,現場移調,所以說反應要很快。 

方:聽說老師是少數有識五線譜能力的吉他手?

倪:當初當兵時為了進藝工隊,硬是練下來了,有一次有個國外的樂團來錄音,剛好沒有木吉他手,找我軋一腳去錄音,現場套譜一丟我就直接看著彈了,老外問我說:這首歌你很熟? 我說:沒有,我第一次拿到譜,我只是照譜彈。(笑) 

方:老師有算過到現在錄了幾張專輯? 有沒有職業倦怠感?

倪:講真的算不清楚,不過最高記錄一年搭2000多首歌吧!! 我覺得我沒有資格職業倦怠,而且我的人生觀是認為我能有今天,是老天眷顧我,加上我真的也很喜歡彈吉他,這是我的工作,所以我不曾感到職業倦怠。

方:私底下老師喜歡哪種音樂? 現在還常練吉他?

倪:大概是偏Jazz, Fusion的東西吧!! 現在回家也還會練,練過的東西真的很多,從以前George Benson的、Lee Ritenour、Larry Carton……等,現在常常是在想音階、音色,錄音室的樂手要常常思考新的東西,如果只有一招半式,一旦那一套不管用就玩完了,我們老一輩的人要跟得上時代,得常常Update(更新)。 

方:老師可有什么得意之作?

倪:有,但是真的忘了,范曉萱有一首歌好象叫”你的甜蜜”,大概是王繼康編的,中間的Solo可以去聽看看。 

方:老師覺得現在的音樂風格有何改變? 音樂制作上有何改變?

倪:這幾年的音樂風格比較多樣化,老一輩的制作人觀念還停留在以前,新的制作人則比較創新,拿出來的參考素材也比較新。     以前沒有MIDI的時代,能編曲的人真的不多,現在能編曲的人就多了,所以音樂的品質有提升,音樂的風格也多樣,當然我們作Player的不論怎么樣都要能滿足各種不同制作人的需求。 

方:老師說起來容易,不過我想做起來很難。

倪:有的制作人觀念比較美式,只要感覺對味,雖然有Miss也沒關系,像Eric Clapton的專輯就是如此,如果是日本風格,那就一定要干干凈凈。     要成為我這樣的樂手很多環節都不能缺少,如果說只有一個和弦,要你Solo 20個小節,一般的人大概3,4個小節就不行了,可是我們可以20個小節一直變化出不同的東西,而且不論是Bossa Nova, Heavy Metal你都要可以立刻上手,抓到感覺,我平均一首歌大約1個小時內就要過完,而且可以給制作人很多選擇,我認為這樣是對起自己的良心。

方:應該說是很敬業!! 

方:如此說來老師的樂理也是很強,老師的音樂可曾有人啟蒙?

倪:沒有,都是自己苦學出來,當初練吉他是看同學彈吉他就能吸引很多女孩子,結果我拿著木吉他彈Santana的東西,吸引來的都是男生(笑),還記得以前拿一本和弦大全來背,我研究很多彈法、和弦、音階,所以一個和弦,我可以有很多種按法,很多奇奇怪怪的和弦我也會按,當初學吉他真的很苦,一把破破的吉他彈到弦斷掉,然后再把它綁起來繼續彈。 

方:老師也玩MIDI嗎?

倪:沒有,那是個無底洞,其實真人和MIDI還是有差別的,音樂畢竟是有生命的東西,像美國大部分的音樂還是用真人去彈,MIDI只是站在一種輔助的性質,或者是拿來作DEMO的工具,畢竟現場彈有它的Feeling。     

現在很多年輕人編曲都不會看譜,我覺得也不太對,甚至連和弦也寫不出來,因為用MIDI只要剪剪貼貼就好了,可是編曲就像是蓋房子,沒有大綱、藍圖又該怎么做?  

方:老師平常搭吉他的順序?

倪:先采譜,然后過節奏、再來過Solo,就O.K了! 

方:對于想進入這行的年輕人有什么建議?

倪:要成為一位什么都能彈的Player,真的得花很久的時間,不過如果往單方面發展,可能比較有希望,譬如說鉆營某一種音樂風格,如果真的想成為一個好的Player,得從頭開始扎根,基本工夫一點都馬虎不。 

方:言下之意想成為老師這樣的全方位錄音室樂手似乎是遙不可及!

倪:其實我也算是生的逢時,那個時代有很多機會磨練,現在的年輕人想練也沒有機會與空間。我們老一輩的人真的是卯起來練出來的,不管調效果器、挑Tone、拷貝音色或是抓歌都很快,而且速度快又很便宜。(笑) 

方:可曾想要錄制演奏專輯?

倪:大約6-7年前陳揚的公司曾經找過我錄,也都錄完了,不過后來都沒有機會發,我想以后吧!! 

倪老師在吉他上下的功夫與底子正如練武之人常說,一身內外功夫扎實的很,已經到了任督二脈相通的境界,其實吉他這個樂器要玩得好真的并不容易,并竟它無法像MIDI可以修、改,而且它的技巧與手法又多,所以你會發現要用MIDI取代吉他是很困難的,我們可以預見專輯中的吉他:倪方來這幾個字幾十年之內大概都還很少有人能夠取代,有心于此的年輕朋友加油吧!!

未經允許不得轉載布魯斯音樂網 » 電吉他論壇精華:中國臺灣著名吉他手倪方來的話

分享到:
返回首頁

評論 搶沙發

評論前必須登錄!

布魯斯音樂網

回到首頁練琴日記

登錄

忘記密碼 ?

您也可以使用第三方帳號快捷登錄

Q Q 登 錄
微 博 登 錄
切換登錄

注冊

竞彩篮球大小分分析